会员服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世艺有约
当前位置 : 首页 > 世艺有约 > 林奕华:谈情的哲学 吵架的艺术

    林奕华:谈情的哲学 吵架的艺术

  • 2009-11-25 09:48:00  来源 :世艺网专稿  


    台湾著名话剧导演林奕华

    时间:2009年11月23日
    人物:林奕华(话剧导演)
    整理:Lydia(世艺网)



        谈恋爱,很重要的其中一个原因,并不是因为爱情本身,而是你希望证明自己是有价值的
      
      林奕华:自己跟自己的冲突,可以说是两个势力的较劲。最后我们讲的战争还是自己跟自己的战争,然后到最后我们要拿到的那个和平,还是自己跟自己的和平。
      
      那么怎么样才可以平息自己跟自己的战争呢?什么叫做自己跟自己的战争?我觉得住在城市当中,现代人每天都在跟自己打仗,因为每一天我们都在找一些对象来让自己觉得自己是有价值的。我们会主动地或者是被动的,有意识的,无意识的去做很多的比较。这种比较,基本上光是眼睛看到,我们心里边已经很自然地有所活动了。人家穿了一个什么衣服,人家身边有一个怎么样的人,或许这个人你是认识的,是你的朋友,他最近搬家了,他买房子了,他跟谁走在一块了,他失去什么,得到什么,都会对我们构成“压力”。
      
      其实战争很大程度上面就是从排遣这些压力而来的。我们体会到很多的压力,因为是跟别人的比较,或者是对一个你可以说这个比较的出发点是来自哪里,我自己的经验,就是对自己的不满意,对自己的不满足。所以你有了这样一个给自己压力的时候,不自觉地,你可能觉得最容易的一个,可以消除的一个方法,就是找到一个肯定你的人。所以谈恋爱,很重要的其中一个原因,并不是因为爱情本身,而是你希望证明自己是有价值的,而且必须要通过别人对你的无条件的全部的一些很肯定,有时候用一个最通俗的字眼,不叫爱,叫宠爱。大家都希望可以找到一个能够宠爱你的人,然后让你觉得不管你做什么事情,对方都接受的话,你的价值就可以被肯定了。
      
      你有这样的一个意图去寻找一个对象的时候,其实就是战争的开始。因为,你要去赢很多别人才可以得到这个人,也许你不自觉,但其实你会把你的假想敌到处放,放了很多假想敌的时候,即便你身边出现了这样一个人的话,你还是不会给他和平。
      
      我们回到《红楼梦》,林黛玉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因为贾宝玉跟她在一起的时间,她老是要指出说:“你现在其实想着谁,你心里边还想着那块石头,想着那块玉,想着那个锁回去怎么样。”她就不会给自己和平,因为她觉得自己并不是最好的,所以对方要一直、一直去给她肯定,给她一个安慰。就是说“没有了,这个世界全部人都死掉了,就剩下你一个,所以我根本不可能对别人有心,不可能把眼睛放到别人身上,我就是只有你。”
      
      吵架,很多时候是来自自信不足
      
      今天我有一个朋友,她老公买了一个Iphone,然后她说:她老公买了Iphone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放了一个胸部很大的女郎的照片。我说:你们还蛮好的,因为你们是两夫妻还蛮接受对方有自己的幻想空间的,并不是说她一看到老公把这个照片放到Iphone上面,就觉得说:“你是在批评我吗?就是我不够大吗?”她没有这个,她觉得说这是她老公的幻想空间,她就跟我开始说起她的幻想空间是什么?就是平胸的,白白的,瘦瘦的男生。所以如果她也有一个Iphone的话,那她其实也会有这样的一个图片在上面,他们两夫妻也不会吵架。我觉得这是还蛮好的关系,但是能够做到这样子,对对方的自信,对对方的信心还是很重要。吵架,很多时候是来自自信不足,就像我刚才讲的,因为你常要别人对你的一些肯定,你才会自我感觉良好。你会用各种方法去测试,对方是不是看你就像你看自己那么重要,但是这里永远存在一个矛盾,如果你真的把自己看得非常地独特,看自己非常重要的话,你也不需要别人告诉你,你其实是很重要的。
      
      所以吵架这件事情,我自己觉得在情人当中,从某一个角度来讲,常常就是把对自己的要求,转移成为对别人的要求。你自己不能做到十全十美,但是你希望对方可以做到十二全十二美,你在气他做不到什么的时候,如果你能够做到的话,那你就去做,但是你不会。因为你觉得说要你提出,要你自己去做的时候,那个对象就是不够贴心,他也不够了解你。所以我们很多时候还是基于我们认为对方没有做到我们要求那么好,所以我们会自己生自己的气,就是为什么找了一个没有那么好的,但是出在他的头上,就是你应该做到那个样子。但是对于对方来讲,有时候,我刚才讲的那个对很多人来讲,是女生对男生的要求。
      
      那男生他们自己的感觉又是怎么样的?在排这部戏的时候,我就问一个男孩子,其中一个演员一个问题,因为不是有很多书都在讲男人来自什么星,这些书我没有仔细地看过,但是我有看过他们讲座的一些光碟,可以上网去看看他们讲过什么。
      
      我就觉得有一句话,他们很喜欢讲,很有趣,通常是男性作者的书,都会强调一点,就是说男人是很简单的“Menaresimple”。我就常常觉得这句话不是太简单了一点嘛,这句话本身就有一个问题,男生如果能够讲出自己是很简单的话,就已经很不简单了,一个简单的人怎么知道什么叫简单呢,他就觉得说我是这个样子,但是你一说简单的话,就有潜台词,这个潜台词是你们把我们想象得没有那么简单,所以我才要来告诉你,我其实是那么简单,这里还是有心路历程的。
      
      我就问这个男生说:“你觉得自己简单吗?”这个男生,相信我,他绝对不简单,但是他就一秒钟也不用,他就说:“当然,我很简单。”我说:“好,给我写一篇文章,写一段独白,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男生很简单。”他第二天就交来了,结果我把他放到这个戏里面,有十五分钟,他在解释为什么自己很简单,这个原汁原味,大家可以在这部戏里面看得到。
      
      在他描述自己很简单的这一段独白当中,你可以看得到他的焦虑是多么地浓厚、浓稠,然后这些焦虑是多么地不简单。其中一个,我可以带一个片花,跟大家分享一下。
      
      就是男生觉得自己简单的一个理由是因为他们觉得女生太复杂,这是相对的。问题是当男生说自己很简单的时候,我在这个男生这一段宣言当中,发现其实他还蛮女生的。就是说他想象自己是一介武夫,因为他是打拳的,但是他了解自己的心理活动的细微,对很多一般男生来讲,可能都没有想到说,原来我是这样的,所以他是愿意去照镜子的一个男生,而且把自己的毛孔看得那么细,其实就已经不简单了。他还是有一种对自己的怜悯,对自己有一定程度上的,我们叫做自恋。他在讲他的简单的部分,如果说真正是比较简单的一点是什么?他就是觉得,女生为什么都要求男生那么地完美。他的控诉,就是说:“我常常发现你们女生要求我们男生做得到的,那种男生应该是女人。所以你们要在我们男性身上找一个女朋友,这个东西实在是太矛盾了。你明明喜欢我,是因为我是一个男人,但是你希望我去扮演一个女朋友的角色来做这个男朋友。”他觉得对他来讲是很冤枉的一件事情。
      
      那什么叫做女朋友?他觉得要我们去了解你的需要,这个事情一定是女人才能做得到的,男人是不会了解女人的需要的。为什么男人不会了解女人的需要?他的结论,就是男人太累了。男人累到一个地步,还哪有心思跟时间去了解女人的感受,为什么男人很累?他的解释因为男人大部分都是失败者。他说:在他这个年龄层,大概二十尾、三十头的很多男生,常常被女人放在一个位子,就是“你看,人家什么、什么,都有什么、什么,所以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没有什么。”也是在比较的前提底下,让他觉得自己,一、没有尊严;二、没有面子。所以兜了那么大一个圈回来谈,男人跟女人的吵架,还有一点很重要,其实男生会觉得自己的自尊常常因为跟女朋友的交往当中,被要求,所以就找不到他应该落脚的地方。但是女生其实也会因为自尊这个事情,会让她觉得跟男生交往,很多时候显得很挫败。所以,爱情,很多时候,我们说应该是一件放下自我的事情,但是在现在,我看到很多实例,其实就是因为很多人,他不满意自己,他有很多对自己的要求,放到别人的头上,但是在要求的时候,要让他的自我跑了出来,到最后就是自我对自我,这两个人都没有办法,或者是没有其中一方,可以放下自我,然后就变得很痛苦。其实自我这个东西还是蛮好玩的,我不知道,因为我没有读心理学,我只是知道一点皮毛。
      
      男人要成为的是概念,女人要成为的是一个实体
      
      男人生下来不是为了成长而长大的,男人是为了要好玩儿长大的
      
      我觉得很好玩的一个东西,谈到“自我”,这个词叫“ego”。我们说一个人很自我中心,就是egocentricity。曾经应该是我忘了是迪奥还是香奈儿的一个广告,就是它的香水,大概在九十年代初的时候,我第一次看到“惊为天人”,他就是在一栋楼,然后有一个女生,就推开窗户,就说:“egowraith”自我中心鬼,下一个镜头,另外一个女生又推开另外一个窗户,又说:“ego wraith”,就重复,整个大楼,所有的女生都同时推开那个窗户,喊出来“ego wraith”。就重复地喊出来“ego wraith”,就是说她们的男朋友是自大鬼或者是自我中心鬼,因为她的男朋友就走掉了,所以就对走掉的人喊“ego wraith”。
      
      什么叫“ego wraith”?就是凡是只帮自己想的,不帮她想的,就是很自我中心的。如果把这个所谓ego或者自我,放在人生的一个成长的阶段,它通常是在什么时候让一个人变得那么地自我呢?我们都说,当一个小孩开始懂得照镜子,知道有另外一个自己存在的时候,他这个自我就出现了。因为他看到了自己,他一方面感觉到自己是一个实体,他也有一个主体。另外一方面,他也会意识到别人看自己的目光,所以当你是一个“egowraith”的时候,就代表说你其实非常在意别人怎么看你,你是很注重自己的利益。就是什么事情都以你自己的利益为考量的优先。
      
      那么很多人去谈恋爱的时候,也许他还是会像一个在成长当中的小孩一样,特别是一般人谈恋爱的年龄,觉得自己谈恋爱的年龄是十几岁开始的话,到二十几岁,应该还没有发展到我们说成熟的那个心理阶段。就是从一个ego的阶段,跳到一个Super ego的阶段。所谓“Super ego”就是你开始比较会考量到除了自己之外,这个世界,还有很多其他人。所以你会从利己的观点或者是利己的出发点,发展到一个比较利他的观点。所以你会考虑到别人的感受,会考虑到大局,会考虑到很多其它的事情,来决定您会做什么跟不做什么。
      
      这个东西,我们常常理论上年轻人去念大学,就已经开始要往Superego的方向发展了,因为当你念大学的时候,你就知道这些学问不是拿来赚钱,它不是拿来让你买房子的,这些经验其实是帮你的人生加一个底子,这个底子可以让你找到一个安身立命的,就是做人的方向跟宗旨、态度,这是理想的教育功能。
      
      因为我们现在的教育,很大程度上面读书:一不是为兴趣;二主要还是为了要改善未来的生活,或许帮自己未来的生活安排。这些东西都是比较自我的,这些东西也可以说是比较利己的,所以当整个社会或者是整个时代的文化都是非常利己主义的时候,其实很多人长了三十岁、四十岁,他还是一个ego wraith,从某一个角度来讲,刚刚发现他在坐地铁,但是看到这个地铁的玻璃上面,有另外一个长得跟他一模一样的小孩子的那个“小孩子”,其实他有长岁数,但是他没有成熟。当他没有成熟,又在做一些成年人的事情的时候,他就会出现一个矛盾。就是他想很多事情,还是像小孩,但是别人看他明明是个大人。很多小孩,他在谈恋爱的时候,他希望找到一个大人,就是希望这个大人可以满足他,其实没有长大,但是又可以享受得到一个大人的福利或者是权力这样的一些机会。所以为什么以前我们都说女生如果要跟男生拍拖的话,还是找年纪比较大一点的,因为年纪比较大的可以让这个女生觉得安全一点,因为这个男的懂得事情比较多,也可以提供给她一些生活上的条件,让她觉得自己付出了感情,换来一些依赖或者是保障。所以男的最好还是比较成熟,但是,两岁、三岁以前,年纪比较大,就代表这个男的应该是比较成熟的。现在有可能,大家差不多的年龄,这个男的比她大十岁,其实他还是一个小孩。因为我们的文化,我们的社会,并没有让男人像以前的男人那样有足够的土壤,有足够的空气,有足够的养分,让他从一个ego wraith变成一个Super ego wraith。所以很多人在谈恋爱的时候,他认为这个男的,只要他是有一个坚强的背弯,有一个高大的外形,他代表的就是这个人成熟或许是可靠、可信,其实这只是外表。它不代表说这个人的内在真的已经从一个娃娃长成凡事以大局为重,或许很多事情,他会看得比较长远的这样一个成年人。
      
      相对来讲,其实女生也是,女生的矛盾也是很好玩。男人相对来讲,在我们的文化当中成长是没有目标的,因为男人生下来不是为了成长而长大的,男人是为了要好玩儿长大的。在男人的整个成长过程当中就是经历各种各样的游戏,这些游戏包括在不同的领域上面去竞争,但是女生她生下来就是为了要成长的,为什么?因为她有一个自然的定律在后面。就是她要成为妈妈,她要生小孩,没有多少人会觉得我要做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妈妈,如果在座有女生有这样的志愿是很伟大的,就是我要生个小孩出来,让他长大以后把我当娃娃一样养,那还是蛮进步的一个想法。不然的话,其实还是要先长大了,才能够有小宝宝。因为你还是要有这样一个母性,要给这个小宝宝提供一个,你希望看到他快乐成长的一个环境。所以女人成长,她其实还是有一个条件的。就是说我要成为什么、什么。男人要成为的是概念,女人要成为的是一个实体,因为她有责任,有角色。
      
      男人不结婚,大家还觉得蛮潇洒的,听说这个男人结了很多婚,离了很多婚,你还是觉得蛮浪漫的。然后这个男人结了很多婚,离了很多婚,到最后跟一个小他三十五岁的女孩子在一起,然后再进一次教堂,你还觉得说真了不起,我也希望像他那样,然后还会对这个女孩子蛮好奇的,觉得爱情真伟大。但是如果反过来,女人是这样子的话,大家就会觉得这个女人蛮腐败的,有好好的角色不去当,现在我想在座有没有几个女生的志愿就是我希望我的人生结五次婚,离四次婚,到最后我的男朋友比我小三十五岁,有,但是这个东西你不敢讲出来,因为它属于一种幻想。这种幻想也越来越普遍,但是大家还是会觉得这样一个女人,她应该是有点这样子吧。但是男人,你不会用这个手势来形容他。所以男人在我们的文化当中有一个特权,就是他可以不用长大。而且他的不长大,到最后还是会让大家觉得说这种东西叫率真,叫自然。如果女人不长大的话,就变白痴了。
      
      即便没有王子,也要活得像个公主
      
      所以说一个女人永远在一个错误当中还学不到教训的话,大家绝对不会原谅她,起码历史是这样子。所以长大跟不长大,在两性的传统当中,已经埋伏了一个很清楚的,我交换“遗存”。
      
      那这个遗存来到了现在2010年,马上就要,就像你们坐在那个门看外面,其实它真的是动摇了,它真的是在改变当中了,它的改变就在于说女人一方面很希望找到依靠,但是她也很明显地明白地感觉到这个观念有点过时。因为你希望找到那种男人,其实已经像恐龙一样被淘汰了。
      
      对于很多女性来讲,听到这样的预言是觉得蛮抗拒或者是还蛮恶梦的,但是没有办法。真的,因为现在的女人,其实对我来讲,已经慢慢变成雌雄同体了,就是你要是女人,你也要是男人,因为很多男人以往要做的那些东西,其实还是过去我们一百年,起码在中国这个地方,慢慢地变成女性的一个天职的一部分,就是我看事情,我想事情,还是要看大局。但是这个东西,抗拒扮演这样一个有责任的角色,也是在这个消费时代里面,女性很重要的一个人生,看能不能跨过去的一个门槛儿,为什么?因为女人还是可以不长大。
      
      女人不长大跟男人不长大的方式最不一样的地方,男人可以非常自然地不长大,他只要看到责任就NO、NO,就可以过去了。但是女生还是要用另外一种手段,让自己的责任感可以找到另外一个逃避的防空洞,是什么?我自己的看法,就是通过消费。为什么现在有那么多的女生觉得我们必须要宠自己,宠自己的方式是什么?就是让自己,即便没有王子,但是要活得像个公主。什么叫活得像个公主?要活得像个公主的话,就要像那个女主角,那个凯瑞那样,就是说我要买鞋子,我就买鞋子;我要吃好的,就吃好的;我要去SPA,我要去SPA;统统用一个外在的一些物质的条件,让自己觉得以往我没有享受得到的女性的,尊贵的对待,现在还是可以用自己的能力,钞票把它换回来。所以很早,我们说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很多现代女性觉得她就是救世主的女士,她很早就说:“这个东西是我自己买的,有什么好开心的,因为这个东西不是男人送的。”其实就是有差异,现在听起来,还是很大的一个讽刺。为什么?因为对女生来讲,你要男生送给东西的话,其实你也不会很开心。因为这个男人送的东西,有时候反而让你觉得没有像你自己能够证明自己的能力,那么地让自己觉得享受到自我的感觉。
      
      矛盾就在这里?就是你又要享受自己能出人头地,又在心底里面希望有一个人可以去征服你,可以让你觉得说,我其实也不是怎么样。那这个斗争,就是你要当1号,你要0号,对方也不知道你其实是想当1号还是0号,你就在1号和0号两个角色摆荡的话,到底有多少人知道它其实是一个1还是个0?所以这个数学,还是两性母亲很有趣、很有意思的,我一直都在说,以往我们其实只是把这个看成是两个男人。
      
      比如说同性恋当中会出现的矛盾,就是两个人在表面上,大家都觉得被对方吸引还是他的男子气概,所以大家都在装1号,真正要发生关系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两个都是0号,你就觉得很冤枉。天啊!为什么当时看不出来。现在这个现象也在异性恋当中很流行了,一个装1号,一个装0号,后来才发现其实那个想到0号的时候,刚好另外一个也是0号,如果两个都想当1号的时候,刚刚两个也都是1号,所以永远都是1对1,0对0,结果就没有办法找到所谓互补不足。这个把自尊、自我看得非常重,但是那个自我又只是一个小孩子的自我,没有办法从一个自我超越这个自我,去到一个所谓大我的时候,当然你要去迁就对方、了解对方、明白对方就很困难了。所以在香港的电视剧里面,讲得最多的一句对白,每一部都有的,就是“我没有照顾你的感受,你有没有照顾我的感受。”后来我发现,在大陆的电视剧里也有这样的对白出现,我就说糟糕了,比1对1来得更严重。其实大家只要重复又重复,这句话就没完没了。但是它就是现实,大部分人现在在谈恋爱的时候,开始不论多么地和谐,但是很容易就去到一个刚才的那个所描述的一种困境,就是“我没有照顾你的感受,你有没有照顾过我的感受?你有没有站到我的这边帮我想想?我没有站到你的那边,你有没有先过来我的这边?你有没有带着你的心过来我的这边?我已经把我的心带到你的那边了,为什么你没有过来?”这个重复又重复,在这部戏里面,有一大段,就是男女重复这个话,可以演上半个小时,你会发现很有趣,观众一点都不觉得闷。因为观众觉得这就是我,这就是我们的生活,这就是我们常常在要求别人做我们做不来的事情。当然我们不会承认说我们做不来,我们只会说我们有做了,因为你没有再做一步,我为什么还要再多做一步呢?
      
      用成语来讲就是斤斤计较,变成是现代人个性的一部分。我们总是觉得我们可以付出的就只有这些了。现在有一个很有趣的东西,我们是从哪里开始学会,那么像一个人肉电脑计算机的呢?就是我们怎么样去学会,这个东西给多少,我要给多少,如果他再不给多一点的话,我这边要扣回一点点,然后再看看他能给多少,我再加回一点点。我们是从哪里学会的?我自己的经验,或者是我自己的观察,其实就在于一次失败的感情,或者一次所谓挫败感,然后我们就觉得因为有一次挫败,所以我们绝对不能再有第二次。所以我们所谓的学乖,其实很多时候就是学会计算。
      
      这个所谓的学乖的意思,背后就是说我们不要再受伤害。现在很多年轻的朋友,常常一谈到恋爱,他很快的一句话,会说,我已经被伤害过了,所以我不要再被伤害了。通常讲这些话,我觉得也是有一个潜台词,很有趣的就是说难道你不要再被伤害这样的一个前设,不就是伤害别人的一个前设。因为你不要被伤害的时候,就是代表说为了要达到不被伤害,我是可以做很多事情让自己不被伤害。你以自己的利益为前提,有可能就是伤害别人,你不自觉,但是做了这样的事情。所以这个伤害到底是被谁伤害?
      
      联谊会到最后要讲的不是交朋友,还是在讲这个人值不值得我去投资
      
      在我这部戏里面,有一句台词,当何韵诗扮演的这个角色,跟王耀庆扮演的角色,两个人在打了很多仗之后,王耀庆带着何韵诗去看看现代很多男女的联谊会。在那些联谊会里边,我们排了一段非常荒诞,很疯狂的。就是说这些人,大家见面都客客气气的,非常和善,大家都去常识探问对方:一、家庭背景;二、工作;三、身份地位。其实联谊会到最后要讲的不是交朋友,还是在讲这个人值不值得我去投资。所以他们是一些未来的资产,你去买房子,如果房子会讲话的话,也会问这些问题,“其实你这边的墙壁是不是背后真的很好?你的水龙头是不是不会坏?”所有这些东西大家还是很在意的。
      
      这个东西发展到后来的时候,就会看到真正的目的在哪里?其实是保值。所以在联谊会当中,大家追求的就是你的投资正不正确,你的回报大概有多少。就代表幸福是不是来自你准确的投资。这个东西演到非常荒诞的时候,当然它已经从一个喜剧变成了蛮荒凉的一个悲剧。
      
      何韵诗就问王耀庆,因为王耀庆就带她看联谊会,告诉她说:“放弃吧,这个时代不会再有爱情这回事。”何韵诗就问他说:“你为什么要坚持我去放弃,不是你去放弃,你为什么不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看爱情这回事?”王耀庆说:“因为用这个角度去看比较消极,比较悲观,起码我不会那么寂寞。”何韵诗说:“你非得要扭曲这些东西,这才是一个排除寂寞最好的方法吗?”王耀庆说了一句话,他说:“这句话你不要跟我说,你去跟我爷爷、奶奶说;你去跟我爸爸、妈妈说;你去跟那些生了小孩,但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去把他们带大的人说。”这些台词,其实在背后,可能就是隐藏了我们说受伤到底在哪里。其实有很多时候,很多人以为他们的交往是开始于他们见面的第一刻的那一刹那。对我来讲,经验告诉我说绝对不是。我们每个人跟每个人的交往,真正的开始,可能是在于我们还没有认识他之前,就是我们以往的感情经历的累计,我们有可能见到一个人的时候,第一眼,或许刚认识的时候,我们觉得那是一个开始,其实那只是你整个开始的一个中场,新的一张打开了,不代表那本书是从头开始写起。如果我们没有办法去整理我们之前写的是什么东西的话,开场的这一段,可能不一样,但是往后它的发展也会重复前一张的一些安排。
      
      在演员当中,有一个说,他问我“为什么我常常交女朋友,开始不一样,结尾都一样。”女生就完全不一样,她说:“我觉得我们开始都一样,为什么结尾都不一样。”这其实还是在于你对他(她)的期望建立在什么上面。很多时候,我们如果期望对方带来一个关系,让自己感觉不一样,我们追求的是这个人带来不一样的经验。但是我们不能要求自己是不是能够创造一个不一样的经验,也就是说,我们会以为来一个不同的人,就可以把自己从古堡被释放出去,被救出去,但是你不知道,其实你跟那个人发展一个关系的时候,是你把那个人请到你的古堡里边来,有可能你把他跟自己一起关起来,或许是你也被邀请到他的古堡里边去,结果你以为去参观,他把你关起来。所以,你的过去,你一直以来,没有办法去了解到自己有没有改变,也就是用另外一个方法来讲,有没有成长的话,你其实一直都在重复一些模式。吵架很多时候会发现,跟不同的人都在吵同样的一个题目,跟不同的人都要求同样的东西的时候,就好像你跑很多不同的店,每一个店,都会说:“有没有卖这个的?”他说:“没有。”你再去下一家说:“没有。”到第三家还是没有,你就突然之间火起来,就狂骂这个售货员,但是这个售货员会觉得蛮冤枉的,为什么你的火气那么大,因为他不知道,其实你已经跑了三家店了,他是第四家,所以第四家,就必须承担你累计了很多期望的落空。
      
      其实谈恋爱,有时候对我来就是这样的。你失败了几次之后,到第四次、第五次的时候,如果遇上,双方其实都是在重复他们的模式,真的可以是世界末日。因为大家都把之前的怨气放在对方的身上,要把它扎得片甲不留,所以吵架,其实可以像是《红楼梦》是一种自我肯定,但是也可以是一种自我毁灭,因为你希望在发泄的过程当中把自己好好地修理一顿,但是自毁的欲望,很多时候自己是不自觉的。你只是会觉得说你又倒霉了,遇上一个冤大头,所以你就把他当成是一个对象。
      
      刚才一开始的时候,我说战争与和平,其实战争很多时候,好像是我们有了对象才会有对象,才会有战争。刚才我解释了,很多时候其实战争的是自我,要找到和平的话,英文的说法就是begetalongwithself,就是你要跟自己相处得好。什么叫跟自己相处得很好?对我来讲,就是没有谈恋爱,但是你觉得自己还在一个恋爱的氛围当中,很难是吧。其实很多时候,你去旅行就会有这种感觉,我们去了一个新的城市,去了一个新的国度,很多时候你会发现你看到一些新鲜的东西,都会有问号,不是句号,所以你有好奇的时候,你就会觉得有一种新的动力在体内,会产生,想去了解这个文化,会产生一种想更深入地去进入一个陌生的文化当中,这对我来讲才是恋爱最好的一种态度,好像去一个新的地方旅行,你保持开放,而不是说你去一个地方,已经带了很多清单,希望去购物,发现所有的门都关了,或许买不到,因为别人买走了,你就会有很多的焦虑。恋爱如果是因为要平息你的焦虑而去谈的话,你得回的只会是更多的焦虑。
      
      所以你怎么去处理自己的焦虑,才去谈恋爱的时候,那才是一个好天气,别人来到你的身边,也会觉得没有那么大的压力,但是问题来了,怎么去平实自己的焦虑,很难,这个时代,我常说我们社会就是一个精神病院。以前我们说精神病人,精神病患你要同情他,其实现在我们应该先同情一下自己,你好好地了解自己,会明白到我们有那么多的怨气,我们有那么多的不满足,我们有那么多想发的脾气,你怎么去谈恋爱呢?如果你去谈恋爱的话,对方就是要扮演你的出气孔,你的出气袋,除非他是从冰岛来的,或许他是从另外一个文化来的,不然的话,我们都是吸那些空气,吃那些奶,喝那些水,他怎么可能会很不一样。好像我刚才说了,不要跟我说,要跟我的爷爷、奶奶说,跟我的爸爸、妈妈说,每个人还是这样的传统过来的时候,其实不是推卸责任,而是说,我们走过来的道路还是蛮相近的。
      
      有时候我就开玩笑,一半开玩,一半认真地说,我都跟我在大学里面遇到的年轻学生说:“找个外国人谈恋爱吧,或者找一个跟你讲话没有那么方便的人谈恋爱。手语也好,芬兰语也好。”为什么?沟通太方便的时候,其实我们就会占他的便宜。
      
      最近我还看了一个蛮有名的,就是男生一直站在那个路上,它分开两段,一段那个女生只是用手去拍打他,有时候看到有一些猫也会这样打别的猫,或者是打狗也会这样打。第二段,就是她脱了高跟鞋一直在打他。男生看了很爽,他们说:“你看,你们女生怎么对待我们男生。”还有一些,就是男女在一个小巷子里面在僵持,这个片段很长,就看到这个女生突然之间,本来还蛮平静的,突然间就打,你看到会觉得很兴奋,这个女生哪里突然之间来的爆发力,就那样打。打了不只,还会把背的包包拿下来继续用包包当成武器去打,这个男生就被打了一下子之后,突然之间就发难了,就是手一提起来,大家就在等,打啊!然后这个男生只是突然之间就打到那个女生背后的墙壁上面去。他还是觉得要打一个女人,对他来讲,还是做不出来的事情。然后大家就说:“没种。”我旁边的男生看这件事情的时候,就觉得换成我,一巴掌就打下去了。男女这种暴力,可以说真实跟现实的关系,变成娱乐。
      
      所以你想想看,其实做创作人,还是蛮先知先觉的。大概六、七年前,韩国有一个《我的野蛮女友》,但是这个《我的野蛮女友》来自韩国也不是巧合,因为大家也知道,其实韩国的男人,我们以前都听到说很大男人,女人是要拳打脚踢的。韩国的女生现在都可以自主权,跟她们的身体控制权越来越大,越来越有自信的时候,像《我的野蛮女友》这个东西也不是一个特例,它变成一个常态。就是说我们不见得捉永远都要依附男生底下,这个东西反而调转头来,对亚洲其它地方,比如说像华人造成了一种冲。当语言没有办法去表达这种焦虑,变成是肢体暴力的时候,其实它已经是来到了两性关系非常紧张的临界点,就是说大家要求的不是了解,大家要求的是你为什么还没有去做,我希望你帮我去完成这件事情。这跟了解是没有关系的,这其实还是更方便朋友关系。因为,再不用解释了,不用去要求,就是说你应该这样做,但是你没有。所以,我是觉得男女之间这种紧张的关系,如果还是跟方便有关系,还是跟我们已经没有那个耐性,通过语言去表达自己,我们没有了男女之间所谓谈恋爱的谈,而是很多时候,只有做,什么事情都只是追求做,做了得到的那个快感,做了得到的那种满足感,没有了谈的时候,虽然我们说谈情的哲学,可以说是一种失传了艺术。这种艺术,本身就要知道怎么去调情。
      
      我们说flirtation,调情、挑逗这个东西,其实是两个人关系当中非常好玩的一个游戏。当这个游戏已经找不到语言作为一个基调,找不到语言作为一个工具的时候,大家就会觉得很焦虑,但是这个东西很好玩。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失去了对语言的驾驭、控制,你可以说在调情底下玩弄的一种能力呢?就是什么时候,我们开始觉得我们都是不说话了,我们都不认为说话可以让一个人觉得很愉悦了。广东话有一个“叿女仔”,就是哄女孩子的意思。以往,拍拖很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懂得怎么让女孩子觉得开心,觉得自己地位很崇高,因为这个“叿”的意思,就是说你是最好的,你是最美的,你今天是最棒的这一类的,你是万中无一的,让女生的自我感觉良好。问题是,女生也没有那么简单的时候,也没有那么天真,其实这个“叿”也要求,更有一种,你可以说技术,不过语言之所以有时候现在会不那么重要,没有那么多人去学习这个东西,是因为跟消费社会很有关系,就是再美丽的语言,都比不上你送给她一个礼物。
      
      也就是,说大家可能在这个关系当中更重视物件的价值的时候,一些比较抽象的东西,就没有那么容易可以被重视,也没有那么容易被大家觉得是可贵的。所以环环相扣,会造成现在的男女,你可以说是沟通上面出现了困难,也在自我沟通上面出现了困难。
      
      其实看上去是男人的不见得就是男人,看上去的是女人,也不见得就是女人
      
      男生很多时候,觉得自己如果没有条件去满足女生的这些欲望的时候,他就有挫败感;女生也会觉得说,如果自己的男朋友不能够给自己带来方方面面的满足的时候,她也会觉得说我有自由,我有这样一个现代女性的一些特权,我还是可以选择。但是在选择的过程当中,她也会有一种彷徨,因为她有角色,她也有她成长的目标,就是我要选择到什么时候,所有这些东西很好玩,造成了这部戏里面,我们在探讨这个东西,就是说成熟的人,他大概知道他要什么,但是长不大的人,他看到什么东西都好,也什么东西都不好,所以到最后谈恋爱,快乐跟不快乐,有成果跟没有成果,真正的不是在于你有没有遇到对的人,而是你有没有成为对的人。
      
      所谓“成为”的意思,就是说你是不是可以从一个阶段跳到另外一个阶段,你是不是可以看得穿透表面,能够不被一些表象的东西去分散你的注意力,而是可以通过聆听,通过表述,通过跟人家一些真正的交往,看得到这个人,其实不只是现在的他,还可以看得到过去的他跟未来的他,你可以说,我二十几岁,我要有这种力量,不是特异功能吗?当然,可能你现在不会,但是你应该会有的,因为你一定会谈到一些让你很痛苦的恋爱,因为你一定会在恋爱的路上跌跌撞撞,如果你一直都说我不要跌倒,我不要受伤,我要怎么样,我要成功,我要怎样,所有这些对恋爱的预期都好像是玻璃鞋那样子的话,就是说他来了,我穿了,就突然之间非常相投,这个东西恰恰是原来你拒绝长大,因为你还相信玻璃鞋。从男生那个角度来讲,没有,都是女生为我做的,如果她爱我的话,就会为我牺牲,她就会怎样、怎样,那也是一个不长大的迹象,其实因为你很害怕长大,很害怕责任。
      
      女生在逃避责任,因为责任会让她觉得人生就没有那么多空间可以用享受的态度去面对了;男生也在逃避责任,因为这个责任会让他对自己的自由有很大的约束。所以现代人跟我们的父母那一代,最大的分别就是他们没有那么害怕责任,他们也不是特别勇敢,只不过在那个时代的人责任就放在那边,他就是成长的那一部分,我们不可能不在成长的过程当中把责任感学进去,但是现代人物质丰富了,我们大部分时间活在虚拟的世界里边,所以责任这个东西是选择性的,你要的时候,可以扛起一些,不要的时候,统统把它放下来,所以男人跟女人之间的战争,有一大部分还真的是科技的发达,时代的改变,性别、角色权力的一些转移,没有办法避免的。那个战争,跟以前的战争最大的分别,就是说以前可能没有像现在那样容易陷入一个双输的局面,而不是双赢的局面。因为大家都是0号,因为大家都是1号,因为大家都拿着,比如打麻将的时候,我拿着两个白板,你也拿着两个白板,这个战争,就是说没有一个人愿意把其中一个拿出来,所以就没有人吃苦了,再打下去,其实还是一个僵持的局面。这么困难的一个现实,到底要怎么样去排出戏来呈现跟企图可以去消解一点这个局面的怨气,变成我做这部戏最困难的一点。所以这部戏,其实它好玩的地方就在于它是在讲男人跟女人,其实最后是把关注点放在又不男,又不女的一个东西上面,就是中性。
      
      当我们都非常执着认为说我是一个男的,或者我是一个女的,我享有这些特权,我享有这些权力,我必须要你为我做什么,因为你是男人,或许你是女人的话,如果我们都觉得自己又是男人,又是女;又不是男人,又不是女人呢?会不会是一个转机,反正我们都不是爸爸跟爸爸的精子生的,我们都是爸爸的精子跟妈妈的卵子结合出来的,所以即便我生出来是多一个东西,少一个东西,也不代表说我就是绝对从头到尾,从里到外都只有一个性别。我们的性别的功能性跟我们对自己性别的认同性,很大的程度都是社会制造的。所以,一个非洲人,一个不知道在哪一个部落,他对自己性别的认同,跟我们坐在这个房间里的人,对自己性别的人应该是很不一样的。既然其实我们的性别的认同,跟我们性别角色的扮演的剧本,都可以是被文化影响的,那我们每天活着,我们就是在制造文化,为什么我们不可以改变一下这个文化呢?所以我小时候,如果有人说我不男、不女,我会很受伤。今天,我觉得我无论如何不能够被人家用最肮脏的一个姿态,最肮脏的话语的语调来说我不男不女,然后我就觉得很受伤。我觉得这句话,他是讲来保护他自己的,因为他害怕。害怕是他的事,不应该是我的事。
      
      如果别人要攻击我,是因为我跟他不同的话,那是他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我觉得中性的东西,有可能其实就是能够帮助我们打开男人跟女人的死结的其中的一个方法或者是一个可能性。所谓中性的意思,就是你必须要允许自己去换轨道,去换角度,去看待其实你对自己的期望跟期许。如果你一直都想着我要当一个大男人,你是不是可以放下一点。但是你说我一直都希望自己是一个小男人,你是不是也可以不要那么执着地说其实我害怕责任,我很平庸。如果你说自己是一个小女人,是不是也可以想想看,也许你可以出来养家,让你的老公在家里当家庭主妇;如果你说我是一个大女人,是不是也可以不要那么极端。所以,对待自己的性别角色要比较有弹性地去看它,或者是比较有创意地去看它,也许就是可以找到一个平衡点。
      
      这部戏里面,我找了何韵诗来演这个女人,也是因为这个缘故。一般来讲,女人就应该像刘嘉玲、林志玲,或许这样的,大家觉得她就是从她的体态、姿态就非常地女性化,我觉得现在的女生其实都已经不是那个样子了,她们其实属于古代的女人了。对我来讲,现在媒体上面出现的那么多的那些让大家看到所谓的性感人物,其实是一种怀旧,因为在现实当中越来越没有了,女生越来越僵硬,越来越坚强,所以才会在媒体上面出现那么多不属于现代女生的形象,问题是那些非常坚强的女生,她看到这些,觉得男朋友喜欢她们的时候,又会让这些怀旧的东西变成她们的压力,她不会说这些都是,我们说月饼盒子上的美女,她可能就会轻松一些。但是女生还是会觉得如果我没有身材呢?如果我穿这个晚装不好看呢?其实这个东西还是蛮好玩的,为什么?因为其实都是古装,你现在看到那些所谓的晚礼服,那些高端的时尚,高端的时装,高端的衣服都是从三十年代、四十年代过来的,我们说的那些就是三十年代、四十年代好莱坞的。所以她们穿她们,我们穿我们的。我们看到这些东西,也可以把它当成是一个娱乐。但是它会变成很多现代人的压力,你看很多新娘子,有时候她平常比她当新娘子那天漂亮太多了,因为她那天就硬要把自己改扮成一个古装美女,男生也是这样子的。所以很多压力,我觉得还是因为我们分不清楚,在我们面前的,它到底是一顶帽子,还是一条蛇把一个大象给吞进去了,这是《小王子》里面的一个比喻。
      
      最后,这部戏,它其实就是刚才我讲的很多很现实的议题,但是这部戏对我来讲,它其实是一个《小王子》的改变,在这部戏里面三个主演,其实《小王子》里面三个角色的一个延伸跟变化。何韵诗,她是这部戏里面的小王子,她是什么都要问问题,然后什么问题都要打破沙锅问到底;林依晨,是这部戏里面的小狐狸,因为她会到小王子跟王耀庆的旁边,去教会他们什么叫沟通,什么叫驯养;王耀庆,这部戏里面表象是一个男人,其实他是一朵儿玫瑰,因为他有现在很多男性的一种特色,就是特别地自恋,所以在他一举一动当中,他都在想象自己的模样是多么地可爱,多么地潇洒,后来何韵诗终于明白他就是《小王子》当中,那朵儿用四根芒刺来对抗世界的玫瑰花,所以他才那么尖锐,他才那么有攻击性。所以把《小王子》放到这部戏里面,他要达到的一个目的就是说男人跟女人,其实跟《小王子》里面的主题一样,我们不要用外表来判断我们看到的东西的价值,其实看上去是男人的不见得就是男人,看上去的是女人,也不见得就是女人,只要我们不要把看到的东西当成就是那个样子,去对它有所要求的话,我们能够看得深入一点,特别是我们能够看自己看进去的话,我们越是能够把自己看进去,在里面折射出来的那个世界才会越不是我们那种从幻想投射出来的幻觉。所以要了解别人,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了解自己,谢谢!
      
      
      

上一篇:管郁达:当代艺术,现在最欠缺的是什么?
下一篇:访法国艺术策展人、收藏家悠悠·玛格
Copyright 2012-2015 CL2000.com. Version:2.0.1 版权所有:北京迅游达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京ICP证01028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1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