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服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展评
当前位置 : 首页 > 展评 > 石头记——马德升个人作品展

    石头记——马德升个人作品展

  • 2010-01-07 08:03:00  来源 :世艺网  

    文/Calvin Hui


    独白 200x180cm 2008

      2009年秋季拍卖会经已完满地落搥,整体上,今季成交额及成交率均比去年春拍录得显著增幅,市场再次洋溢乐观情绪。造就如此佳绩的功臣是二十世纪初中国画坛先行者们一系列极具艺术价值,而且属于罕有的重量级画作,深受投资收藏家们欢迎。
     
      综观「佳士得亚洲当代艺术与中国二十世纪艺术」夜间拍卖的十大成交作品中,常玉、朱德群、赵无极三位艺术史级大师占了八席,其中五幅作品录得过千万元的单件成交价;朱德群的巅峰之作《雪菲菲》竞投激烈,一场浪漫深邃的冬雪最终被实力收藏家们的热情溶化了,以四千五百万元高价成交,摘得今季桂冠,同时创下该画家作品全球拍卖的最高纪录;在北京保利、嘉德、台北罗芙奥等主要拍卖会上,徐悲鸿,林风眠、吴冠中、常玉、赵无极、朱德群等巨匠的名作皆获得高价成交,体现了投资艺术收藏的最高规格。
     
      有意思的是,这群中国画坛先行者分别在上世纪初飘扬过海,远赴现当代艺术发源地、世界艺术之都—法国巴黎去追梦,他们是中国现代艺术文化的先驱,拥有祟高的「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有着承先启后、开创传统的重要地位。
     
      中国在二十世纪初经历新文化运动及五四运动,那些受过西方思想教育的知识分子宣扬提倡西方的民主思想、科学和文化艺术,试图引入西学振兴中华;当时,西方的先锋艺术思潮风靡全球,法国写实主义、印象派与欧洲的抽象玄思,具有革新精神,同时拥有一种高度思想性的文化内涵,既含蓄、温婉、细腻、又蕴含一份人文关怀,与中国传统哲理思想、深厚的精神性及感悟性产生某种共鸣,令这群画坛先驱所向往。
     
      前辈大师们将欧洲绘画的形态和意识从法国带回中国,成就了中国艺术的现代复兴,影响了后来很多国内绘画方式的发展,更重要是,他们从来没有忽视过中国文化的精华,一生致力于以中国传统精神为主体消化融合西方前卫艺术表现,将东西方艺术上之短长互补,形成自己的笔墨,开创世界新艺术之面貌,在现当代华人画坛,以至世界艺术舞台上大放异彩,留芳百世。
     
      若要细分,徐悲鸿(1895-1953年)、林风眠 (1900-1991年)、常玉 (1900-1966年)等属于第一代油画家,提倡吸收西洋绘画之长,创造划时性的艺术风格,可说是中国画家中革新派的代表;吴冠中 (1919-)、朱德群 (1920-)、赵无极 (1921-)是第二代,他们三人既是同学,又是林风眠的学生。

      林风眠是中国著名画家、教育家及中国近现代美术发展的启蒙者之一,自小对西方写实主义绘画有莫大兴趣,不断自习作画,于1919年作为留法勤工俭学的学生前往巴黎学画,立志为中国的艺术复兴作出贡献。
     
      林风眠吸收了西方现代流派的营养,其中又以马谛斯(1869-1954)、莫迪里亚尼(1884-1920)为最甚,与中国水墨境界融合,将五千年来传承的中国书画精神与意义,与西方的形式、色彩和构图意识完美结合。他笔下的中国仕女,不单是庄重的古典美,更是在婀娜中赋予现代感;他画中的秋色,不是中国传统的典雅,而是现代、浪漫而丰富的景致,是最接近「东西方和谐与精神融合的理想」的画家。
     
      朱德群是第二代移民法国的中国艺术家的典范,他采用油画表现形式,融合中国历史传承美学思想与西方抽象艺术的精神、简化的元素、流畅的线条与浓烈的色彩,创构出强而有力的视觉效果,并发展了唐诗宋词的美学精髓,呈现出风格独特、跨越文化国度的抽象绘画。
     
      朱德群的抽象是「无形」的、抒情性的、写意性的,是艺术家内在情感的反射。他善用色块、几何图形及线条,吸取自从康丁斯基(1866-1944)至蒙德里安(1872-1944)以来的抽象表现方式,色彩却是中国水墨画经验表达的变奏,而且色块层次丰富,呈现一个犹如虚实幻化的冥想世界;朱德群笔下的线条展现中国草书的灵巧跃动,线面纵横交错,画面空间加入传统书法的笔触,创出一种具东方水墨意境的抽象艺术,深化了抽象艺术的内涵和气韵。
     
      朱德群深受法国艺坛敬重,早于1957的法国画坛盛会「春季沙龙」中便获得银奖,1960年,他的作品获选参加当时享负盛名,以提倡抽象画为主的勒让德尔画廊举行之「巴黎派画展」,就在这年,朱德群声誉卓著,从具象到抽象,融合东西方艺术风尚的创作亦赢得法国艺坛的广泛认同及肯定。四十年后,于1997年底他当选为法兰西学院艺术院终生院士,成为首位荣获此殊荣的中国人。及至2006年更获欧盟颁授欧洲杰出人才奖,被法国现代绘画史家称许为「把东方艺术的细腻与西方绘画的浓烈融汇得最成功的画家」。
     
      无论是徐悲鸿、林风眠、赵无极或是朱德群,他们作为中国画家,对自己民族的文化与历史抱负着继往开来的责任,人虽在法国,深受西方现代艺术思潮所熏染,但心仍系于祖国,所以绘画时定必保留及展现中国文化之优势。
     
      另一次中国艺术家旅居海外潮应是上世纪八十年代。1979年中国开始改革开放,马德升(1952-)与黄锐(1952-)联结曲磊磊(1951-)、艾未未(1957-)、王克平(1949-)、李爽(1957-)等二十三位青年组成了「星星画会」,同年九月在北京中央美术馆东侧的铁栏上举办了「星星美展」,亦是文革后北京首个前卫艺术展览,展出一百五十多件油画、水墨、钢笔画、木刻、木雕作品,艺术家率先以个人化、表现主义手法创作,引起了当时意识型态掌控者的注意,展览举行了两日后被官方撤除,十月一日,「星星」部分成员在「西单民主墙」前会合,举行游行及演讲,引起了民众对西方艺术的广泛关注,哄动一时。展览最终于十月二十三日重开,短短十日内吸引了四万名市民参观,作为从文革专制黑暗中苏醒过来的人,这是第一次呼吸到艺术自主的空气。回头已是三十年的光景,「星星」开展了中国现代派艺术的进程,被艺术史评论家称为中国当代艺术的最前沿。
     
      「星星」成员在中国当代艺术发展史中的先锋地位已被文献记载及肯定。他们一部分人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相继投奔他乡,一心到西方追求自由及个人的艺术梦想,艾未未于1981年跑往美国,李爽及王克平分别在1983及1984年出走法国, 黄锐在1984年去了日本,马德升则在1986年移居巴黎。
     
      作为数代旅居法国的中国艺术家中的「后辈」,马德升的经历最富传奇,他的抽象艺术运用了西方表现力极强的油画形式,展现了中国艺术传统和东方艺术心性,在抽象派艺术中独树一帜。与赵无极,朱德群等前辈相同,马德升在巴黎重新发现了中国,开辟了一条中西融合、独具特色的的艺术美学大道。


    高下齐现 250x300cm 2007

      1982年,马德升开始创作水墨画,以抽象风景和女体为题材,一年后,作品首次在瑞士洛桑的画廊展出,自此经常参与日本、欧洲、美国的美术馆和画廊展览。1986年,他成为首位中国水墨画家获法国文化部赞助在法国举行展览。但世事岂如人意,自小已患上小儿麻痹症,要用拐杖辅助走路的马德升在1992年美国的一次致命车祸中,失去了妻子及双腿,他在死亡边缘徘徊了好一段日子,正当世界以为他已经「走」了,他却在默默挣扎,以惊人意志力克服身心痛楚,恢复自己的活动能力;并且特别订造了一个可作三百六十度转动的画架,由看护及仪器协助下在轮椅上摆动身躯作画,开始探索丙烯,每天早十午四,其它时间则写诗。他追求艺术的决心,比任何人都来得炽烈。
     
      2002年马德升「重生」了,他发表了隐见中国绘画精髓的丙烯新作,以不规则的鹅卵石块在画布上组迭成人形,造型独特,石头有木刻画那种破碎刀法的厚重线条,其上是传统水墨的笔触,而且画中有画。「骚人墨客」随性之作,马德升运笔奔放,墨黑的粗线起伏成势,是受到明末清初四僧之一八大山人的「无法为法」艺术思想所熏陶,亦反映了画家孤身的心境和坚毅的个性,誓要克服命运给予的折腾;组迭的石头景观表现出构图趣味,石上布满雪片纹理,彷佛剥落自中国山岳,石里蕴藏着波涛壮丽、松柏纵横的山水玄机,又以留白表现「虚即实」的宇宙观,营造不同的视觉风神,顷刻间,中国传统绘画的特质及意境在西方丙烯露滴质感前跃然于画布上,水墨画中黑、白主色在厚重与空灵间找到协调,彰显画家拥有深厚中华文化内涵的气度。
     
      这些巨石丙烯画似有意无意间道出马德升心中所想,「天本空虚,平静无事」,石头面对风雨侵蚀,本质从不改变,代表着永恒的守候、坚忍、信念,亦令人联想到原称《石头记》的中国古代四大名著之一《红楼梦》,书中叙述女娲炼石补天时,剩一石未用,而此石经修炼后已略有灵性,机缘巧合下得以下凡转世为书中主角贾宝玉,经历人世间一切贪、嗔、痴,最后悟出了道理。


    后窗 180x200cm 2008

      道家云:「人法地,地法天,天法自然」,一块补天顽石经过马德升的思想融合, 实现了将抽象元素转化于画布上。这些石头是具象,是抽象;是石,又是人,以简约自然入形,如雕塑般耸立,「人物」千变万化的情绪也彷佛活现在墙上;或动或静,或喜或怨,或跳或舞,或爱慕或希冀,如梦一样的开拓者在瞻首未来,天地的守护者在笑看人生,极富文人诗意;用巨石拟人,是重新把人和自然、人和根源、人和永恒结连在一起。在石头迭成的世界里,马德升自由自在地探索人生,参透生命里所潜藏的万物契机,创出属于自己的艺术,吸引观者驻足画前欣赏,画作更回绕观者脑海,不断深思。
     
      徐悲鸿、林风眠、常玉、吴冠中、赵无极、朱德群把古典精神里的精髓展现人间,马德升将楚汉文化里的浪漫主义升华,画石头,细味中国哲理,感悟人生,石在尘外,人在尘内,《周易》之「道」则于其间漫游而行,数十年的沧海桑田,悲欢离合,画家都透过丙烯的挥洒流泄于画面上,无声地表达内心情感。正如朱德群道:「中国绘画与抽象画的想法在此不谋而合。」
     
      历史告诉我们,每位艺术家的成名路途上,必须得到学术与市场认同,最后还要以他们不朽之作,在拍卖会上创出高价成交的传奇,方能戴上一代宗师的冠冕,受世界各地收藏家传颂。
     
      上述多位移民画家在法国受到熏陶,深入西方艺术的宇宙里,进行自我探索,以西方材质与语法为用,东方思想和文化为体,成就了独一无二的艺术精品。常玉、赵无极、朱德群等前辈的艺术成就已被肯定,后继者是谁?一同用心去发掘吧。

上一篇:“51平方:4# 王思顺”
下一篇:动物凶猛——动物艺术的中国方式
Copyright 2012-2015 CL2000.com. Version:2.0.1 版权所有:北京迅游达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京ICP证01028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1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