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服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世艺有约
当前位置 : 首页 > 世艺有约 > 代大权:版画需要更多的探索者

    代大权:版画需要更多的探索者

  • 2011-04-18 09:43:00  来源 :世艺网专稿  

    时间:2011年4月7日
    地点:清华美术学院
    艺术家:代大权 (清华大学美院教授
    采访:世艺网
    整理:申颖


    代大权在接受采访

    代大权作品《顽强的希望》



      郑舒雯:代教授您好,前几天,应天齐先生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一个展览,他在展览上布置了一个名叫“世纪遗痕”的版画作品。有的人把这次展览称作突围版画,就是说把版画突围到当代艺术中去,那您觉得版画作为一门比较古老的艺术,它如何与当代艺术相融合呢?
      
      代大权:首先应该肯定的是应天齐他们做的这种探索,任何有关版画的探索,都应该肯定,应天齐从版画的立场出发,然后去寻找版画更多的发展的可能性,这种积极性我觉得是应该肯定的。至于他这个结果如何,我们现在没有必要去评价,因为这是整个行为的一段过程,他还远远没有到结果的时候,或者说他这个探索仅仅是一个开头,对于他个人来说是一个开头,对于整个的中国近现代版画来说也是个开头。我们看重探索,更关注探索的人。探索的人的品质,可能就决定着探索的品质。如果用更宽大的一种视野去做这种探索,便肯定会有一些新的东西带到版画里来,如果本身就是狭隘的或者只是基于传统的立场,探索版画的事情,做版画的探索,很可能这种探索就会到一定的限制和影响。像应天齐,他也做油画,也做其他方面包括装置艺术的探索,我觉得他的视野还是比较开阔的,然后他把各种表现的元素融入到版画的发展中来,我认为这样的探索本身就是一个积极的探索。
      
      郑舒雯:您刚才说到是探索的领路人,那对于这个领路人来说,他的自己个性或者说是特殊性的话,也是很重要的。
      
      代大权:那当然了,就是他的个人的素质,或者说他的锐气,或者是他的想象力,都可能决定了探索的质量。
      
      郑舒雯:那您觉得像这些领路人,他是应该偏向个性化?还是说是比较关注整个版画界的发展?
      
      代大权:他虽然基于一种个人的立场,因为他不是代表整个版画界的探索,他只是代表他自己的探索,但如果他自己是一位资深的版画家,那么他的探索行为,自然就带有对整个版画的影响。
      
      郑舒雯:那就是说现在对于整个版画界来说要有一个带头人是很重要的?
      
      代大权:我觉得还不仅仅是带头人,因为你要用带头人这个词汇来说的话,很多早已经在开拓探索的人都是带头人,我们避开带头人这个有行政趋向的称呼。我们就说是一个探索者,因为探索者是没有职称的,没有级别的。任何人都可以成为探索者。我认为像应天齐这样的探索者在当代版画的发展过程中还应更多才好,才可能使当代版画真正具有当代的品质,因为所谓当代就是多元与拓展,这不但历史的托负也是当代版画家们个人的价值所在。
      
      郑舒雯:需要百花齐放。
      
      代大权:处在一种封闭状态,再强调版画的规则,再强调它的诫律,再强调它的传统,而忽略了它的本质是不行的。它的本质是什么呢?还是艺术的本质。版画不仅仅是一个画种,是一种艺术表现的手段,它更重要的是应具有的审美品质,多的是一种审美,我们应该站在一个更大的立场大处着眼,小处着手才行。我们不能反过来,在大处着手,在小处着眼,版画就会越做越窄。
      
      郑舒雯:现在说要讲版画融入到当代艺术中,那么在它的融入过程中会发生一些碰撞,您觉得在这种碰撞中版画需要坚持住的是什么呢?
      
      代大权:版画是否需要“融入”本身就可能有不同认识,我们只从融入的角度来看,可以举这么一个例子,就是你现在搬到一个新楼里去,许多人已经住在这个新楼了,而你是平房、四合院搬过去的,然后你和邻居之间就会有一些问题。你的一些生活习惯,你的一些在平房里生活的那种状态,带到这个新的生活环境中的时候,可能就会碰到一些邻居们的不同的生活习惯的这种障碍,你在阳台上晾的都是什么抹布,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又养猫,又养狗,甚至还阳台上还养鸡,你还在窗台上种花、种草,结果与整体环境很不协调。我想这个可能就有点像版画要融入到一个当代艺术语境中去的感觉,那么它面临的这些问题,就是你怎样去融入到一个新的环境里头,怎样让自己变得和新的环境很贴切,很从容,这点可能对版画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命题。需要在艺术的共性与画种的个性之间做出你自己的判断。
      
      郑舒雯:那么在中国版画中,它现在有一部分是融入了一些西方的元素,那么对于这一点您是怎么看的呢?
      
      代大权:版画在它整个发展历程中一直处在一个不断吸收外在表现形式的状态,这也是和印刷分家后自立门户必然要经历的过程,是版画发展的前提,它不断的从各方面去汲取营养然后它才能积淀自己发展的动力。它不管是从西方的当代艺术里也好,从中国的传统文化里也好,不管从哪一方面能够汲取一些有益的营养,对它来说都是新的发展所必须的。我觉得西方当代艺术中有很多新的理念,尤其是对艺术表现新的认识,带有时代性的新探索,和传统艺术完全不一样的这种对表现的认识,对它来说都是有积极意义的。
      
      郑舒雯:那么现在有一些版画它还利用到了一些现代的科技,就像是电脑版画这一类的,但是这些版画形式和传统的版画相比,貌似它抛弃了一些传统版画里重要因素,比如说印刷。对于这些比较新出来的版画形式您是怎么看呢?
      
      代大权:我们首先要界定版画和印刷的关系,现在版画和印刷之间的关系,比较暧昧,所以很多版画仅从市场这个角度来说,人家就说你是印刷品,你是印出来的。从市场这个角度来说,版画就说不清自己的来路,或者说不清自己的立场。实际上版画的立场是什么呢?它肯定是从印刷中来的,但是它必将是反印刷而去。就是它一定会利用印刷赋予它的很多的优势和条件,来形成自己独立的艺术个性之后,便要和印刷走完全不同的路,或者我们再说的通俗一点就是甚至印刷方面的很多错误,很可能就是版画探索的契机。比如说印刷的错板,印刷的漏印的等等,都可能成就为版画的表现,而不仅仅是它的成绩。我们以前继承的都是印刷的成绩,印刷的经验,对印刷的模似都是成功的。但是实际上从艺术的角度来讲,它恰恰是要从成功和不成功两者之间,来找到自己生存的机会,所以我说从印刷中来却将反印刷而去,是版画必然要走的一条路。
      
      郑舒雯:那就是说它是把印刷作为一种媒介,不管是印刷成功的一面,或者失败的一面,版画都可以利用起来。
      
      代大权:不仅仅是媒介,从基础上更多的是母体。印刷产生了版画,没有印刷也就没有版画,但是印刷又限制了版画,这就跟母亲跟孩子的关系一样,母亲产生了这一个孩子,但是同时因为各种因素,她又要限制孩子的发展,按照她的要求理念去规范发展。你知道,这是一个母亲必然会做的,母亲不管是出于爱心也好,出于责任也好,出于怎样一种理由,她都必然要这么做的,但是版画要活的比它母亲更聪明要智慧的话,它就首先要明白,它和它的母亲在不同的历史与文化环境中完全是两回事情,它应该怎么样呢?它应该比它母亲做的更好。母亲做到了他要做到,母亲没做到他也要做到,有时甚至与母亲全然不同,如此经过一代一代的发展,人才能更进步,或者是事业才能更发展,版画才能因此比印刷更有发展前途,起码从艺术表现的角度来说,版画比印刷更有发展前途的前题是版画比印刷更具有个性价值。
      
      郑舒雯:就像有一句话叫站在巨人肩膀上,可以看的更远,是有点这种意思吗?
      
      代大权:嗯,应该是这种意思,因为印刷已经取得了很大的发展和成绩,版画实际上从印刷中汲取的还远远不够,还谈不到出于蓝而胜于蓝,虽然已经出于蓝,但是远远还没达到胜于蓝,因为什么呢?它自己还不够蓝!我们刚才已经提到了很多当代印刷,比如说数码呀凸印凹印技术算等方面的,都是印刷发展的一种证明,或者恰恰是印刷发展的一种进步,这个也恰恰应该成为版画发展的一种借鉴。因为它本身吸取的营养还不够,那么印刷的发展应该及时的成为它的发展的参考,印刷的很多技术手段,技术表现的个性潜质,应该及时的成为版画发展的手段和条件。不能够过早的强调门户之见。就跟一家兄弟姐妹一样,哥哥发展了弟弟觉得有压力很排斥是不对的,他的发展的经验对你来说是有益的,你如果还没有强大到超过他的时候,你像他学习也是一种必然的,也是非常必要的。我认为比较开通的就应该是在自己弱小和发展的过程中,所有有益的因素都可能成为我成长的经验,或者都可能成为我有益的元素,但是这里有个界定,我不能把你的成绩拿来直接拷贝成我的成绩,我把数码直接拿来,我说这就是版画。这样简单的去理解、吸收和借鉴也是有偏颇的,我觉得更多的是站在版画的立场去看待和借鉴印刷的技术和更现代化的表现手段,新的手段与版画之间的关系,应该有消化、沉淀的过程才可能达到提高升华的结果。
      
      郑舒雯:您说版画具有的是复制的意识,而不仅仅是复制的能力。但是关于这一点的话,艺术品的传播它对艺术的发展很重要的,而复制对于艺术品的传播来讲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途径,那么从这个角度来讲,复制对于版画的发展也应该是有益的。
      
      代大权:对,在某一个历史阶段复制对版画确实是有益的,也是版画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但是比如说进入到了市场发展的阶段以后,进入到以经济为导向的发展阶段的时候,版画复制的手段与能力恰恰影响了版画的形象,因为我们都知道艺术这种唯一性,或者这种原创性都和大量的复制,大量工业化的考贝相抵触的,是越少越珍贵,而不是越多越珍贵。多到和印刷品没有区别的时候,也只就是印刷品这个价格,你不可能说是比印刷品更好,你没有理由说比印刷品好,你的数量已经和印刷品是一样的了。如果我们承认物以稀为贵,我们把唯一作为艺术的一个重要的条件,那么版画首先是不符合这个条件的,你在一方面强调你是艺术,在一方面你又强调你的复制和你的印刷技术,这是互相矛盾的,理念是混乱的,所以说如果我们谈到在时下的这种条件下,在当下这种市场运行中版画的这种性质的时候,我们首先要考虑到它是不是有些地方是和当下语境的旨向是相抵触的,比如说艺术和技术之间的关系,实际上复制,它就是一种技术的体现,它不是一种艺术的体现,更多的是一种对能力的体现,而不是一种创造意识的体现。另外,复数与复制是不同的立场与理念,应该区别开来。
      
      郑舒雯:我看了您的《论中国当代版画的现实与变化》这篇文章。您在这篇文章中,提到了版画发展的新契机在于综合版上,对于综合版这个概念您能再阐述一下吗?
      
      代大权:版画大至分为5个重要的表现单元,或者是表现手段,比如说平版、凸版、凹版、丝网版、综合版,基本上有5个版种,也就我们经常说的木版、铜版、石版、丝网版、综合版,每一版种都有各自的因为工具和材料所产生的版种表现特点,同时有了特点也就有规则,石版有石版的规则,木版有木版的规则。版画家通常很难把它们自觉的融为一体,那么综合版就把它融为一体了,综合版是既有所有版画表现之所长,又不要所有版画表现之限制。凸版和凹面版的表现因素它都有,甚至丝网版和平版的表现手段他都可以运用,但是它不要版画的规矩,它只有一个目的,什么目的?就是为了艺术表现的目的,而不是为了版画版种的特征这种目的。因此它比版画更艺术,或者是更符合艺术的规律,而版画的其他的版种的追求,常常更符合技术的规范,而并不符合刚才我前面说的艺术的追求。
      
      郑舒雯:那么对于综合版,在它综合各个版种的时候,它有一些比如说规则,或者是要注意它的一些限制吗?
      
      代大权:综合版目前因为它正在一个发展的初期,它没有过多的人为的限制,它充满活力就像一个年轻人,他还没有形成自己一个条条框框,还没有很多教导给他的规范、行为和方式,因为他处在一个什么阶段呢?就是闯荡,刚进入江湖正在四处闯荡的时候,充满了朝气。但是我相信就跟任何一种事物一样,之后发展到一定的历史阶段的时候,它可能也会出现一些规则,有一些喜欢稳定和保守的人出来给它制定一些规则。但是起码目前还没有这个状态,就是起码现在在做综合版的这些画家们的眼里是没有规则的,怎么样做都可以,但是他所做的又都是按照版画的这种基础条件在做。以版画的本体语言的追求来作为自己创作表现的追求。
      
      郑舒雯:您多次获得了全国性展览的大奖,又是全国美展、全国版展的资深评委,全国版展的定位应该是怎样的?它是应该比较偏向于艺术审美水平不是特别高的群众?还偏向于学术,重视艺术的内涵和意境呢?
      
      代大权:版画目前有几个重要的展览,比如说全国美展,体现了国家或者是主流文化的一种特征,全国版展,它虽然和全国美展不一样,但因为它是全国综合性的专业版画展览。那么它可能考虑更多的是在全国的发展,就是在全国范围内版画发展的实际面貌,而学术性的或者更个性的追求,可能是在全国的高等院校的版画展,或者是在版画学会,高等院校年会的版画展里头能够有所体现。这样的话我们把它分成类型不同的几个展览,构成了版画整体面貌展示的几个不同窗口,全国版画展就代表了一个全国的这种综合性发展的观察,就是对版画当代整体发展的观察。
      
      郑舒雯:您也是版画界的一位前辈,您对现在比较年轻的版画家,有什么见意,或者是您有一些什么期许呢?
      
      代大权:我觉得现在很多年轻的版画家做的都非常的具有挑战性,起码是从语言表现的这个层面上,充满了活力。在气质上和以前完全不同,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更多的认识到了人和物之间的关系。以前我们只强调了人的因素,强调版画的所有物性的条件,服务于人性的要求。更多的强调了画家个人的表现因素,而忽略了材质的客观存在。但是现在年轻的版画家他们不是这样,他们已经充分意识到了人和自然的关系,人和物质的关系,也就是画家的人性和材质物性之间的关系,我认为这是一种历史进步。他们在他们的作品中,既体现出画家人性的存在,也体现出有助于他们存在的物性条件,比如说表现的特点,材质的特点,工具的特点。我觉得这是人类进步在版画上的体现,我觉得这是非常值得肯定的。
      
      郑舒雯:也就是说现在艺术家把他们自己和他们的作品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上。
      
      代大权:是把他们的目的和手段更好的结合在一起的一种方式,我们以前常常把这个分的太清楚了。你看版画就是这样,画家很快的经过版,然后直奔画的目的而去,比如说老一代的版画家,抗战时期的,解放区时期的,都是更多的关注画的目的,很少经过版的这种更深入的这种探索,而直接奔画的目的而去。后面一些发展又开始更注重版的因素,却忽略了画的因素。总的来说,就是对手段与目的的追求在不同的历史环境中有不同的说法。要么在版上停留的时间太长,老是回不到画的目的上去,要么就是绕过版的存在,直接奔画的目的而去,这两者在当代新的版画家的作品表现中,慢慢得到了一种融合,既关注版的客观存在,更讲究画的主观目的,条件和结果,手段和目的之间的融合越来越好。
      
    ————————————————————

       版画家代大权个人主页

     

    1954年生于北京
    1978年考入西安美术学院版画本科
    1982年毕业并留校任教
    1992年硕士生毕业留校任教
    2000年被清华大学“人才引进”绘画系任教并担任绘画系副主任、研究生导师

    现任中国国家画院版画院副院长、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硕士学位研究生导师、绘画系副主任 
    中国美术家协会版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全国版画家协会理事

    曾任全国美展评委,北京,观澜。云南国际版画双年展评委,全国第十四、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届版画展评委。
    作品由北京炎黄艺术馆、中国美术馆、英国牛津大学博物馆、美国泼特博物馆、委瑞内拉使馆等机构收藏

    获得奖项: 
    1986年第九届全国版画展优秀创作奖
    1992年第十一届全国版画展金奖 
    1995年第五届全国三版展铜奖
    1997中国艺术大展银奖
    1998年获全国第九届美展 铜奖
    1999年第九届全国美展铜奖
    2003年第二届中国美术“金彩奖”金奖及“鲁迅版画奖”

     

      

上一篇:王锐对话罗氏兄弟
下一篇:访法国艺术策展人、收藏家悠悠·玛格
Copyright 2012-2015 CL2000.com. Version:2.0.1 版权所有:北京迅游达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京ICP证01028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1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