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服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世艺有约
当前位置 : 首页 > 世艺有约 > 陈龙:版画比现实更真实

    陈龙:版画比现实更真实

  • 2011-05-09 09:19:00  来源 :世艺网专稿  

     
    时间:2011年4月19日 
    地点:酒厂艺术区 
    艺术家:陈龙 
    采访:郑舒雯 
    整理:申颖

    陈龙在接受采访

    陈龙:“绘画还要回归到绘画本身。”

    陈龙作品《捍卫者》

      郑舒雯:很多人都说您的版画是从北大荒版画开始的,您能给我们阐述下北大荒版画是一个什么概念吗?您经常被称为是“第三代北大荒版画家”,您对此怎么看?
      
      陈龙:什么是北大荒版画?很多人会从几个方面来说:第一,就是北大荒版画的样式,从传统的北大荒版画的制作语言上来说,如果符合固有的北大荒的方式,就属于北大荒版画;还有就是从地域,你是在北大荒这个地方生存的人,你从事版画的创作,那么你的版画就是北大荒版画;再有就是作品反映出来的内容是那个地域的。
      
      郑舒雯:样式跟内容在这里的区别是什么?
      
      陈龙:样式也就是说形式,很多人对形式有一个界定,把过去五六十年代的版画样式:颜色很绚丽,黑版套色的,描写大山、大川、当地风土人情的,用特有的方法制作的,叫北大荒版画。内容和形式有时候可以抽离出来,但是又要结合在一起说,就是说可以用北大荒版画的形式,画江南;你也可以用现代的方式表现北大荒。我觉得可以这样来理解北大荒版画:首先是在这个地域里生存的人,创作上紧随这个特定环境的时代特征,进行有角度的梳理并转化成符合于现代人审美习惯的一种表达方式,这样创作出来的作品就是北大荒版画。对于我被称作第三代的问题,我觉得叫不叫是别人的事,有些人会从北大荒发展的历史角度上,把我归纳为第三代。因为第一代是老的转业官兵:像曹楣,杜鸿年,过去都是军人,到北大荒开始从事版画的创作。第二代是知青,知青的版画。第三代就是第一代军人的孩子成长起来以后,从事版画创作的,叫做第三代。大概就是按照这个脉络往下排的。但是我觉得这个都不重要,叫第几代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北大荒版画它确实是我个人成长过程中,尤其是在艺术成长道路上,影响颇深的一种艺术形式。我个人的成长离不开这段经历,它对我的影响很大,对于是不是第三代我无所谓。
      
      郑舒雯:您的作品里包含了很多北大荒版画的元素,您给我们介绍一下吧?
      
      陈龙:从表现内容上,肯定是潜移默化的受到我个人成长经历的限制,那个地域给我的感受,也潜移默化的融入到我的血液里头,会不知不觉的把一些元素,抽离出来进行思考,并把它形象化,但是这种形象化的符号是非常个人的。
      
      郑舒雯:您1996年创作的《北方秋的延续》这部作品被认为是您的艺术生涯很重要的一个转折点。您的这个风格变化有一个什么样的契机?导致您风格产生变化的原因是什么?
      
      陈龙:那确实是我风格的一个转折点,要跟当时的环境结合着来说。当时那个环境,在版画创作上,尤其是木版,比较单一,这也包括黑龙江的版画,从反映的内容上、形式上、语言表达上都是比较单一的,大家都这样做,很多画放在一起看像是一个人的。但当时我倒没有过多的考虑这个问题,只是比较关注版画语言的拓展。画什么不重要只想怎样去画,这样就导致了契机的出现。因为想要不一样,所以必须把原有的那种方式和方法消解掉,用新的方式替代。那个阶段正好我从美院回到黑龙江,一段时间没有做版画,开始思考怎么去变化,后来我采用了一些其他的版种制作手段,把它融合到木版里,在语言上重新梳理出一套与以往不同的方式。结果是,视觉形态与以往的木版有很大的不同,至少是在传递的视觉上差异很大。
      
      郑舒雯:从您的风格转变之后,您的版画就和传统版画在视觉上有了一定的区别:传统版画视觉上很有力度感,比较厚重。您的版画比较柔和,平静,而且色彩鲜艳。这是您做版画非常强调的效果吗?
      
      陈龙:我没有故意去追求这种效果,但它是这个“结果”的一部分。在创作的过程中,我是想如何能把想法和物质性材料之间进行有效地转化,产生的“结果”却同以往有了很大的变化,这包括画面的触摸感、绘画性的增强,层次的细腻等等,都是这个“结果”的一部分。只是增强细腻感在过程当中是比较难实现的一个环节,所以很多人更关注。它与以往传统木刻的视觉效果很不一样,我没有特意的去做,但是“结果”出现了,也很好,至少它比较难体现。
      
      郑舒雯:有时候看您的作品会突然有一种童话的感觉。在您的版画作品中有很丰富的意象元素,就比如说您2000年的作品《遗落荒原的魂》中,您用豆子组成的那个人形是一种非常特殊的方式,您想通过这些比较特殊的方式来传达什么?
      
      陈龙:人或者其他生命个体,通常我会把它当成一种象征性的符号,在具体操作的过程当中这些符号会抽离出来进行组合,观者会直接进入到我规定的情境当中。而这些非现实的环境,我个人认为,未必不比这个现实的世界的真实,更真实。
      
      郑舒雯:您的意思就是说让观者通过自己的思维想象,来触摸到您的精神世界。然后再通过您的精神世界转换到现实里面去。
      
      陈龙:对,而且我的这些设定,还有很多“障碍”和“干扰”,可能观者在阅读的过程中,他会觉得我没有说明白,这恰恰又是我个人化的创作方式。我不会在一张画上把一个问题说清楚,而是通过几张或者若干张的作品来说明一个问题。我不想去强调作品的“意义”性,而是更多关注作品本身的信息,这些综合了物性的感觉和感知,已经足够了。很多人都想把画弄的非常非常有“道理”,结果走到哲学或者文学的范畴里去了,失去了绘画本身的意义。就像很多人说一个事儿,比如情感问题,一万个人一万个解释,每个人都用自己的方式去说,不见得谁比谁更高明。只是传达的方式不同。所以绘画还要回归到绘画本身上。
      
      郑舒雯:如果观者在看您的画的时候,理解的涵义跟你所要传达的不一致,您会介意吗?
      
      陈龙:那最好了,这是我最高兴得事儿,有些人觉得这是一种误读,但是我不觉得。因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情感或者人生经历,他对照画的时候,只要感觉到了,有所共鸣,这张画就是成功的。为什么呢?观者是思考的,走过去一点感觉都没有,那就是悲哀。我希望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感受,那就是价值所在.
      
      郑舒雯:您对中国当代版画有什么看法?
      
      陈龙:我觉得大环境是好的,有很多人喜欢这种方式,喜欢用版画的方式去表达自己。版画是需要投入精力,投入时间,投入钱的一件事情,很多人还是甘于不求回报的在做这件事情,而且有了很多的突破。这个状态不是故意形成的,或者按照谁的意愿形成,我觉得只要你喜欢版画这种方式,诚心的去做学问,做研究,在里面找自己最喜欢,最打动自己的点,这个回报足矣。
      
      郑舒雯:您觉得当代版画存在着哪些问题?
      
      陈龙:绘画每到一个时期,每到一个特定的环境---社会背景、文化背景,它都会有新的课题,新的命题产生,那么它就会不断的让从事这个工作的人去思考如何解决这些问题。这个不光是版画的问题,其他绘画也一样。“与时俱进”肯定需要新的形式来替代旧有的形式。如何和现实社会,和现在的人产生共鸣,怎么找到一种契合点,这需要下很大的工夫来做,是我们现在面临的一个问题。
      
      郑舒雯:那您觉得这个问题通过学校教育,或者是一些社会活动,像一些展览方式的话,能解决嘛?或者起到一些作用?
      
      陈龙:仅仅是这样还不够,更多的是需要每一个从事这个工作的人,关心、喜欢或者是关注这个艺术门类的人共同努力才能使这些问题得到解决。
      
      郑舒雯:您对学院的版画教育有什么意见?
      
      陈龙:因为我不是从事教育的,所以说我没太多的经验,但是我有自己的感受,因为我也是一个学习者。第一,在学院里头,对传统要研习,这是最重要的一个环节,你必须要知其然,才能够知其所以然。第二,在大环境中,学院的教育应该在一个规定的情况下,有一个设定,在规定当中进行实践,而这个实践是有目的,有计划的梳理。这种操作性的结果得到的结论,在学院里会不断的累积和更替,学生在学院里会得到非常良好的资源,而这样系统的教育会对他有很大的启发。这是我个人比较浅显的看法。
      
      郑舒雯:您有一幅作品叫做《捍卫者》,这幅作品,应该属于传统的因素和现代的相结合吗?
      
      陈龙:对,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这么说。这是因为接触到了传统版画,我觉得它挺丰富,但是表达出来的形式,包括它的物质化结果,不能满足现在人的审美。比较单一,不能满足就不关注它,不关注就没有生长的空间。我在做作品之前就在思考这个问题,怎么能够更符合现在人的视觉审美习惯?怎么才能拓展它的表现领域?怎样才能在传统规律性的脉搏中体味并呈现物质性手段与内在规律的结合?我做作品的时候会把一些现代的材料融入到传统的技术上。过程当中,因为选择材料的不同、媒介不同、物质不同,势必会导致这个过程当中技术环节发生很大的变化。而这个变化会让每一个工作环节的衔接也产生变化。以往过程当中的技术,就不能够作为一种参考。这必须要从规律中去寻找.程序是全新的,过程不同,它产生的结果就会不同。视觉形态的改变符合了现在人的审美需求,也拓宽了传统版画视觉的领域,让人耳目一新。
      
      因为,观者以往对版画固有的先入之见,导致了阅读上的障碍,所以阅读前已经有了一种形象的概念,认为版画就是这样。当他看到新的结果的时候,会产生质疑,所以有人问我,你这是版画吗?
      
      郑舒雯:很多人也是在追求突破,比如说像现在有很多用了比较现代的手法做版画。比如说电脑版画,关于这些版画您有什么看法?
      
      陈龙:我觉得寻求一种突破的精神是好的,是要和这个时代紧密相连,要跟随这个时代的步伐和脚步。电脑版画不是突破,也不是一种创新。反过来说,如果电脑是他发明的那叫创新。电脑,就像一支笔,只不过原来是用笔,现在是用电脑,它是工具而已,工具的不同导致结果不同。最早1860年左右,照相术介入到版画领域有了照相制版,那时候就有人呼吁照相制版的版画的不同在于原创版画更具有绘画性。电脑版画也是时代的产物,它产生出的视觉效果和那种快捷省时省力的方法,丰富了版画的视觉效果。但是我觉得这就像木刻刀,它只是一种工具而已,不能说是一种版画新形式的创造。这是所有会用电脑的人都能做的事情,也就不能说是创新。这里有待于进一步的探讨。
      
      郑舒雯:版画和印刷复制它们两个的关系您能说说吗?
      
      陈龙:因为时代在不断的进步,是要用快速的、直接的、省时省力的方法,有一些因素和版画是契合的------就是印刷,把一些具有复数性的印刷作品介入到版画中,那显然是不够严谨,我觉得作品要跟艺术家结合,艺术家参与并完成整个过程,这样产生出来的东西才能算是有价值的。如果没有这个最重要的因素介入的话,价值会大打折扣。省时省力的具有可操作的、可删改的、快速的、复制性的因素融入到版画的领域当中,我觉得是大势所趋,是一种必然。它无形当中消减了版画原有的、手工的、触摸式的、绘画性的东西。会让一些懂行的人或者是关心版画发展的人,觉得失去了很多价值。快速的机械式的,一定是廉价的,这是规律。
      
      郑舒雯:这个价值会直接影响市场吗?
      
      陈龙:会的,但这么说不够准确。这个时代产生出的事物不能说不允许他发生、或不允许这样做,这样做是不对的或者没有价值的。我们不做评判,但是观众,及喜欢艺术的人,他们会筛选。比如画家和画面直接对话和交流、工作的那个程序,在绘画里面是非常重要的,珍贵的,值得别人呵护的。
      
      低端消费者,他们买不起很昂贵的原创作品,可以买一些复制品。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有很多购买艺术品的人分不清作品的价值高低,只是从作者是不是很有名气来分析作品的价值,购买者可能把一件复制品很昂贵的买回来。所以说现在的艺术市场不完善。应该理性的分析一下,这种快速的、快餐式的、复制性的东西,是为了满足低端的消费,不能把它的价格弄的太高。相反的是艺术家在作品上不断互动的,耗时很长,很下工夫的,那些画面传递的信息要比电脑制作喷墨复制出来的有价值。它耗时耗力,花费很多的精力在绘制中,产生出来的东西自然会比那些更有价值,这是起码的。但是市场往往会颠倒,为什么要颠倒?就是观者或者是喜好收藏的人,他们在购买的时候没有这样一个清晰的认识,他们会把一些其他的因素掺杂到这个过程里头,结果就会导致,应该很便宜的,会很贵;我们觉得应该是有价值的,反而被压的很低。这就是市场的一种混乱。
      
      数码复制时代的到来,会给版画家一个新的课题:怎样才能正确的利用它,把它利用好,让更多人很清晰的认识到这种快速的东西和那种精心的不断磨合的东西它是有本质上区别。这样一种新方式的出现,需要花时间来印证。这就是时代,我们需要面对它。我们应该让更多喜欢艺术品的大众知道,让他们感受到这点,去做准确的判断和筛选。
      
      郑舒雯:您刚才说到现在艺术市场没有一个比较好的秩序,那您觉得这个问题是可以解决的吗?应该怎么解决呢?
      
      陈龙:市场缺少秩序的原因是因为有不同心态的画家和不同心态买艺术品的人,还有一些在中间做沟通的人,他们共同促成了这样的一个状态。什么事情都要有规则,没有就乱套。事物发展首先要有秩序,有了秩序才能稳定不混乱。现在我觉得就是缺少一种有针对性的秩序。有的人给印刷复制品订的市场价格甚至超越了一些手工的,信息量很大的原创版画作品。信息量很大的作品是需要画家针对画面不断互动的,他的痕迹会很多。这种痕迹很多的原创版画作品要跟一个没有任何痕迹的油画或者国画的复制品去比,价格上一定有很大的差别。很多购买的人就认识不到这一点,这样就乱了。
      
      郑舒雯:那您觉得版画是应该走大众路线还是精英路线?
      
      陈龙:我个人认为高、精、尖的作品不能回避大众,这很矛盾。越是在不断的研究,就会走的越远,无形当中造成大众阅读上的障碍,这种障碍越多,接受的人肯定越少,这是一个悖论。但是我觉得艺术家要关注时下,关注大众所关注的东西,尽量缩小阅读的障碍,让更多的人一目了然。但是这是很难做到的,我把它当成一种理想状态:完善高、精、尖的艺术作品同时又不回避大众。前面的路还很远、至于能不能达到不好说。
      
      有些人说要求新求变,但是有高度的求新求变难度极大。把艺术史上所有的样式风格都梳理一遍,然后找出一种不相同的样式,那不叫求新求变。要有内在规律性的把握,要有一定高度的探索,这种探索是要提出问题、提出挑战的。不能是投机,那样对于社会没有丝毫的贡献。
      
    ——————————————————————

    版画家陈龙的个人主页  

     

    1971年生于黑龙江
    1993年毕业于佳木斯教育学院
    1994年进修于中央美院版画系

    现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版画艺术委员会委员,黑龙江省美术家协会版画艺术委员会主任,黑龙江省美术家协会创作室专职画家

    曾担任第十七届、第十八届全国版画展评委,观澜首届国际版画双年展评委

    作品多次入选国际版画双年展及全国美展、版展,先后五次获得国际版画双年展奖项,五次获得全国美展、版展银奖、铜奖,并获黑龙江省十大杰出青年提名奖及有突出贡献的青年专家等荣誉。作品被中国美术馆、大英图书馆、牛津大学等三十多个国内外美术馆及收藏机构收藏

上一篇:陈龙:版画比现实更真实
下一篇:访法国艺术策展人、收藏家悠悠·玛格
Copyright 2012-2015 CL2000.com. Version:2.0.1 版权所有:北京迅游达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京ICP证01028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1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