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服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世艺有约
当前位置 : 首页 > 世艺有约 > 郑作良:版画也是国粹

    郑作良:版画也是国粹

  • 2011-05-09 10:11:00  来源 :世艺网专稿  

    时间:2011年4月28日
    地点:郑作良家中
    艺术家:郑作良
    采访:郑舒雯
    整理:申颖

    郑作良在接受采访

    郑作良:“版画也是国粹”

    郑作良作品《十里荷塘》

      郑舒雯:前一段时间您在浙江美术馆举办了一个叫做《黑白无香》的展览,我希望您能给我们解释一下,《黑白无香》这个展览名字有什么含义?
      
      郑作良:杭州浙江美术馆的硬件在中国现在是一流的,现在这个新馆它起步比较高,那么我为什么到那儿去搞展览呢?杭州是我的老家,年轻的时候我在中国美院附中上学。后来我就参军了,参军不久我又回去,在版画系高研班研修了2年,然后又回到部队。浙江美术学院是我的母校,因此这次去搞展览是回故乡,少小离家,老大归,像我离开杭州已经40年了,因此我要去跟父老乡亲,跟老师同学有个交代。是源于这么一个初衷去搞这个展览。
      
      《黑白无香》这个名字是我思考了很长时间,因为这次展览的作品我分两部分,一部分是黑白版画,是刀刻出来的木刻版画,一部分是丝网版画,也是黑白的。整个展出作品有84幅,两个厅全是黑白作品,因此我要出一个题目,当时想的有,《黑白境界》,《走进黑白》都是在考虑当中的几个名字。后来我自己定了《黑白无香》,因为无香是艺术的一种境界,一种艺术的升华。因为黑白它看上去很单纯,很枯燥,也很冷酷,甚至一大块的黑白看上去不漂亮,没有香味,它不是五颜六色,五彩缤纷的,但是我感到它的确是一种高雅的东西,一种思想的境界。艺术家追求的一种品位,它是没有香味的。因此我取这个《黑白无香》。这个名字出来以后,一些业内人士都说这个名字好,杭州报纸上有篇报道的名字就是《黑白无香其实有香》,我认为这个标题也不错,说出了“无香”的含义。
      
      郑舒雯:您的这次个展和您以前的展览相比,有什么创新和突破?
      
      郑作良:展览我搞过好几次,国内国外都有。第一次搞展览是在中国美术馆,那个时候我已经在美术馆工作了,那是15年前,1996年我50岁的时候。那次就叫郑作良艺术展,吴冠中先生给我提的款。后来又回到南方,1997年北京搞完以后又到杭州母校中国美术学院陈列馆,是第二次。然后第三次是在四川省美术馆,第四次是2008年,在深圳关山月美术馆。这是第二次到杭州,是第五次个展了。另外先后在韩国、英国、埃及举行个展。而这次展览和前几次有所不同,一个是作品数量比较多,这次两个厅。另外就是有一批新的作品,就是2010年一年的新作品,那是一套水墨的丝网版画。作品应该是我最近几年来加上以前70年代、80年代、90年代各个时期的代表作和新作的一次小结。
      
      郑舒雯:在您的这次展览中有以前代表作品的一些木刻版画,现在又有了您新创作的一些丝网版画。您的粉印版画曾获得日本国际版画研究会金奖,那么您这样不断的尝试不同材质的版画,您是觉得您在做自我突破,想做一些创新?
      
      郑作良:是,因为艺术家的灵魂应该是不断创新的,不能走老路。艺术家自己要和其他艺术家拉开距离,要走自己的路;另外艺术家和他自己每个时期的作品也要拉开距离。因此就是说作为一个现代艺术家,他的创新是他很重要的一种创作观念。这和我们以前传统的画家不同,画一个梅花,今天画梅花,明天画梅花。今天画荷花,明天画…这个不一样,因为那是老一辈艺术家的观念,就是要一点上突破,走到底,而作为我们新生代的艺术家,艺术观念要不断的创新,不断的超越自己,这是一个艺术家的灵魂所在。
      
      郑舒雯:您觉得中国的当代版画,在突破创新这一块做的怎么样?
      
      郑作良:今年是中国新兴版画运动80周年,也是全国的版画年。这个版画年是中国美协提出来的。中国近代的新兴版画运动是鲁迅先生倡导的,1931年开始,到了现在的2011年,正好是80周年,因此今年版画界有比较大的一些活动,像深圳的国际版画展、昆明的国际版画双年展、在杭州的第19届全国版展,还有我们有一些个展与群体展。因此今年的版画活动非常多。我认为这些活动在推动中国现代版画的提升和发展是很好的一个举措。
      
      郑舒雯:现在一些比较年轻的版画家,会使用现代化的手段去做版画,比如说电脑版画,您对这些版画是怎么看呢?
      
      郑作良:现在世界进入全球一体化的时代,不光是经济,艺术也必然,中国的艺术也必须要赶上世界发展的这种步伐,不能固步自封。我不反对版画的多样化的发展,电脑版画也可以,综合版画也可以,因为版画的种类很多,我重复一下,一个是凸版、凸版是木刻版画。凹版就是铜版画,平版是石版画。孔版是丝网版画,再有一个就是综合版画。电脑版画可以归结到综合版画中去。作为版画家可以尝试各种表现形式,但是在尝试的时候,要考虑会不会有人接受?大众、百姓、专家、因为看画的群体很多,有版画家、有专家、有理论家,但是还有大部分是老百姓,民众。你的作品出来,大伙都承认,你就成功了。
      
      郑舒雯:在进行版画创新的时候,您觉得哪些传统的东西是必须要延续下去的?
      
      郑作良:我首先说中国是版画大国,中国是木版画的原创国,鲁迅先生说,中国是出版画最早的国家。我们在汉代已经有木版画了。其他的像铜版、石版,这些是外来引进来的,但是唯独木版画与孔版画是中国原创。最早在汉唐的时候,它是工艺版画,比方说印在一块纱巾与织物上面,还有我国南方流域的兰印花布,它的原理就是孔版画,唐宋以后非常盛行。这些是我国最早的最原始的版画。到了唐代有佛教版画出现。我甚至可以说版画也是我们的国粹呀,这需要延续和继承。从工艺版画、到佛教版画、再到民间年画,都是版上刻出来的,都是我们很珍贵的民族文化遗产,因此我个人说它是国粹。
      
      郑舒雯:和油画、国画相比的,中国版画发展有点慢,您觉得它的问题在哪儿呢?
      
      郑作良:国画是国粹,版画我认为也是国粹,国画是在唐以后从宋代开始有画院的,油画是外来的。版画,为什么我们这么一个国粹的东西,延续几千年现在老百姓还不太承认,或者不太了解?我要讲的就是,版画现在可能还有一个普及的问题,很多老百姓他不知道什么叫版画?什么叫凸版,什么叫凹版,什么叫平版,什么叫孔版,什么叫综合版还不知道。广大的民众对版画不太了解,因此就造成很少有人来收藏版画。收藏油画的人很多,收藏国画人也很多。这是一个问题,希望你们世艺网,希望我们版画界,美术界人士都来宣传这个版画,来普及版画,使老百姓了解版画是我们的国粹,我们几千年来传承下来的,同国画、油画同样是有价值的,版画也可以进入市场。现在有这种好的苗头,也有收藏版画的,也有拍卖行拍卖版画的,有好的趋势,这点我们感到很高兴,很有信心,版画应有它的地位与价值。
      
      郑舒雯:您的意思是说,发展缓慢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群众对版画的认识度并不高。
      
      郑作良:嗯,不太了解。
      
      郑舒雯:那么针对这个情况,您觉得像版协,政府应该怎么去做呢?
      
      郑作良:原来是有版协的,现在版画的推广和展览,主要是由中国美术家协会版画艺术委员会来做,第19届全国版画展,9月份在浙江美术馆举办,就是由美协的版画艺委会来主办,这个机构他有责任来推广,来宣传,来提升版画。中国美协和原来的中国版画家协会,也是在极力的推广中国版画艺术的发展。也经常有一些代表中国的版画家,到国外去展出,比如说今年2月份春节后,在埃及有一个我们中国过去的版画展,那也是把中国的版画,向世界推广,走出国门。另外在深圳有个观澜国际版画双年展,是两年一届的,今年是第四届,是政府行为的。这在推动和提升中国版画在世界上的地位,推动中国国内版画的发展与繁荣,起到很好的作用。
      
      郑舒雯:现在的版画市场,带有点政治意味的版画会更被大众所接受,因为民众对版画的印象还是停留在当初解放区做的一些宣传性版画上,您觉得该如何打破这种认知的一些限制呢?
      
      郑作良:我前面讲到了鲁迅先生倡导新兴版画运动,他把版画和抗日和民族的存亡联系在一起,这是中国版画在近代美术史上一大贡献。鲁迅比喻新兴版画,像匕首一样投入敌人的心脏,他就是反映抗日、呐喊、抗战。因此版画在近代美术史上这个作用不能小视。他的主题性和民族的救亡连在一起,这是传统形式,就是有政治符号的。但是现在我们到了21世纪,到了世界经济一体化这种新的时代,艺术也要发展,艺术应该是多层面的多元的。以前的艺术可以这么说,他是和政治联系的比较紧,我们也不能否认,那个时候就是要为救亡要为民族的解放大声疾呼,现在我们这些艺术家可以自由一些,可以放松一些,可以画一些美的东西,画一些浪漫的东西,画一些抒发感情的东西,陶冶性情,给人美的享受。你可以喜欢一个由主题内容的作品,我可以喜欢一幅风景画,都可以。
      
      郑舒雯:版画的发展现在有两个路线一个是精英化的路线,还有一个路线是大众化的路线,您是比较偏向于哪个路线的?
      
      郑作良:我认为都需要。有的人喜欢芭蕾舞、《天鹅湖》、交响乐,可能要一千块钱一张票,在国家大剧院,这有人看;有的是喜欢看郭德纲相声,或者皮影戏,或者魔术,这是个人兴趣与偏爱不同,可能20块钱一张票,50块钱一张票。看一场相声声,听一段评书,他也是文化消费。这不但与爱好有关,与文化背景和修养也有关,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都需要。
      
      郑舒雯:您觉得版画应该怎样和市场结合呢?
      
      郑作良:这个问题你没来之前我也考虑过。版画家、版画界要考虑这个问题。我认为首先版画家要不断创造新作品。另外现在很多版画家怪市场对版画冷落,没有卖出高价,心里不太舒服,我认为这是一个事实,因为不太普及,但是我认为版画家最重要的一个目的就是你要有好作品,这是版画家的根本。因此艺术要进入市场,要提高人们对你的以前的不正确的看法,要有好的口碑,艺术家必须要提高自己作品的质量,这是最关键的,不能老怪市场。打一个比方,毕加索、马蒂斯也有版画,价格也不菲。总之,版画市场要打持久战,要坚持不懈。
      
      郑舒雯:对于学校的版画教育方面您有什么建议或者是什么观点吗?
      
      郑作良:关于学院版画,那里是培养版画精英的地方,但是我希望不要过多的去追求技巧,现在学院版画技巧太多了,缺少实质性的东西,缺乏主题性的或者是有社会责任感的东西。我认为要保证教育质量是要加强技巧的训练,同时要深入生活。不是纯粹的玩技巧,要结合技巧的同时提高作品的本身。在教学上面,技巧必须要于内容结合起来,否则,技巧训练将是空洞的。
      
      郑舒雯:您作为一位版画界的老前辈,您对年轻的版画家有什么期望,或者是有什么建议吗?
      
      郑作良:老版画家不敢说,我是一个版画界的战士,因为我也当过多年战士。中国的版画必须要传承中国几千年来的中国传统版画优秀的文化,要继承要发扬,同时我们也要学习西方的一些新版画的信息,这个我们要研究要发展,归根到底我们要走中国版画发展的道路,要使中国的版画走向世界。这个对我们版画工作者、对年轻版画家,要有这个责任感,担子应该是很重的,我们要努力,一定要使中国的版画走向世界。再一个就是走向市场。走向世界走向市场,两个走向,我们要充满信心。
      
      再补充一点就是版画家在创造的时候不要去想你的画能卖多少钱,这个是忌讳的,艺术家在创造的时候应该首先考虑他的作品的质量,抒发他的感情,表达他实际上感受的东西,这是第一位的,而不是在考虑,这张作品能不能参展,能不能卖钱,艺术家在创作的时候首先不应该考虑这个事情。对青年版画家我提醒他们这么一点,好的作品自然会有人喜欢,会有博物馆与收藏家收藏,这也是我的体会。
      
    ————————————————————

       版画家郑作良的最新个展

     

     

    1947年出生于浙江杭州
    1968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附中
    1969年入伍
    1982年中国美术学院版画系高研班研修,师从著名版画家赵宗藻、赵延年、张怀江教授
    1993年起任中国美术馆收藏部主任
    1999曾被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版画家协会评为八、九十年代优秀版画家并获“鲁迅版画奖”

    现为中国美术馆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版画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四川美术馆顾问,国家级一级美术师  

上一篇:谢素贞:艺术需要重新回味
下一篇:访法国艺术策展人、收藏家悠悠·玛格
Copyright 2012-2015 CL2000.com. Version:2.0.1 版权所有:北京迅游达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京ICP证01028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1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