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服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世艺有约
当前位置 : 首页 > 世艺有约 > 艺术基金:促进行业发展的重要力量

    艺术基金:促进行业发展的重要力量

  • 2011-06-08 08:59:00  来源 :世艺网专稿  

      【编者按】
      
      2011年5月22日,齐白石最大尺幅作品《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以4.255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成交,刷新了近现代书画的世界纪录。5月24日,陈逸飞代表作《山地风》以8165万元人民币的成交价创造了中国油画拍卖的世界纪录。5月30日,常玉的《五裸女》以1.07亿人民币的高价再次刷新华人油画最高成交记录…
      
      中国艺术品市场的迅速发展,已成为世界所关注的问题。在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急速发展中,随着近年来金融机构、艺术品投资基金的纷纷进入,文化部文化市场发展中心研究员西沐指出,中国艺术品市场的金融化是大势所趋,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艺术品资本市场的发育与发展是其核心,而中国艺术品资本市场发展的突破口是艺术品投资基金。
      
      艺术基金在艺术市场中将扮演什么角色?对艺术品市场发展产生什么影响?就此,我们采访了德美艺嘉首席执行官董艺。


    时间:2011年5月 
    地点:SOHO嘉盛中心2909室 
    被访人:董艺 
    采访:世艺网 


      
      

    北京德美艺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CEO:董艺

      
      郑舒雯:最近中国买家在世界范围内高额购买艺术品,法国拍卖行估价人马克•拉巴布说:中国买家举动“愚蠢”,对于这一现象您怎么看?
      
      董艺:拉巴布用“愚蠢”这个词并不准确,但至少反映出从很多专业人士看来,中国的一些艺术品买家带有一定的盲目性。这种盲目性要从几个方面来看:要分析买家的动机是什么,有些人是出于收藏的目的,对于收藏而言,很难用愚蠢或者盲目来说,在你的眼里不值钱的东西,但在热爱收藏的人的眼里,就觉得价值连城。但目前市场上许多买家并不是以收藏为目的的,或者说这两年所看到的很多进入到这个行业中的人,还没有收藏家的这种特性。所谓的收藏家他至少有一个特性,出于对这个产品本身的热爱,深入的了解,对它的历史、所蕴含的文化内容,包括核心价值的判断,才能够创造出一种收藏的举动来。
      
      实际上收藏带有很明显的文化色彩,比如说,收藏毛主席像章。毛主席像章只有中国才有,国外没有,它就是文化。那个阶段的这些东西,它是有它的文化、政治意义等很多的附加内容,包括收藏家的个人感情。所以这是一种收藏的行为,但是现在国际市场上,包括国内的拍卖市场我们所看到的大多数是一种更多地投资为目的的行为,中国艺术品的流动性非常强。春拍买完,秋拍就卖,去年买完,今年就卖,放在手里超过5年、10年的这个比例我们没有做过详尽的调查,但我相信如果做了这个调查的,会发现这个比例占的比较少。这说明了一个问题,现在冲到艺术品市场来的人,大多是以投资为主。当我们讲到投资,我认为用盲目这个词就比较准确。比如我们大家投股票,股票市场的散户很盲目,为什么?他追涨杀跌。他没有对艺术品本身做深入的了解、仔细的研究、专业的判断,举个例子有的人买封面,他认为能上封面就是好的,某种角度讲这就是一种盲目。再比如今天说红酒好就买红酒,明天说齐白石好就买齐白石也是盲目。这种就是投资的追涨跟风心理,这种盲目的投资者和收藏家有着很大差别,从这个角度讲,中国买家的这种疯狂举动,就是一种盲目。包括体现在中国人对高端奢侈品的品牌消费也一样。
      
      这是一种盲目的消费心理,所以用在艺术品上也是类似的。艺术品是一个对投资门槛要求很高的投资,对美术史、作者、艺术市场等方方面面都要有比较深入的了解,才能做一个好的投资者,或者说不盲目的投资者,而这个知识的具备,是需要花很多年的。而这几年很多冲入到这个市场来的人,并没有经过专业的培训、系统的学习,肯定是盲目的。
      
      这就是为什么在这个市场上,要呼唤专业的艺术品管理机构、投资机构和市场要制定严格的规则和有效的监管。
      
      郑舒雯:有一种说法是,高额购买国外的一些艺术品,是由于很多中国买家有一种民族心理。有一位收藏家,他的说法是:我不能让外国人买了我们中国的好的收藏品,那对于他们这种行为,您是怎样的看法?
      
      董艺:这种观点是狭隘的。
      
      第一,如果一个民族持这个观点体现了这个自信,说这种话的人本身也不自信。全世界的人都想拥有毕加索作品,西班牙人从不因为毕加索是西班牙的而不允许世界上其他的人拥有毕加索的作品。
      
      这和现在大家说到中国文物流失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文物是什么?它是被外族侵略夺走的,我们要把它拿回来,这和当代艺术完全不同,不能说中国的东西被海外拍走就不行,这是很狭隘的。即便像梵高这样的作品,也被日本人买走过。所以从这个角度讲,仅以国界来划分艺术品的持有人是一个错误的行为。
      
      第二,有很多人是盲目购买了一些物非所值的东西。什么都是有价格的,我不认为花天价买回来,就是一种民族实力的表现,不敢苟同这种观点。更有甚者买回来的作品是假的,那就更可笑了。即使买回的是一件真品,每个人对价值的评估也是不一样的,可能西方人觉得同一件中国的瓷器值三千万,中国人认为一个亿也值。不同买家对同样的作品的估值是不同的。但是如果背离了作品的价值,仅仅出于一种我们中国人的东西不能被外国人拿走的观点,那我不能认同。
      
      比如之前圆明园兽首的拍卖,中国以政府出面提出不要拍卖,因为这是被八国联军抢走的。是通过司法的途径,来争取我们中华民族自身正当的权益,而不是用那种破坏的行为故意的拍下,然后又让它不成功。我们不能用不规范的行为去做一件过去错的事情,这和一个人犯了罪,我们不能用杀人的手段去杀他是一样道理。所以我不赞成刚才你说的这些人的观念。没有专业的判断,花高的价钱把假东西买回中国来了,就更不值。
      
      郑舒雯:您刚才提到,艺术品价值的界定问题,在现在的中国市场,价值的判断来源于哪些因素?
      
      董艺:从现在的市场来看,更多是依靠经验。依靠很多成熟的藏家和职业投资者多年来所积累的经验是主流。还有一部分是依据相关数据的分析和判断。以齐白石的作品举例说明,齐白石精品多少万一平尺是可以查看所有的交易记录的。然后按照他不同时期、不同尺寸、不同题材等做一些分析的判断和数据的估计,这个数据库是有的。依据数据可以做估值,靠数据说话相对比较准确,也更理性,而不是按个人主观经验判断。对一个艺术品做估值的时候,应该说两种都要参考,因为艺术品有它的特殊性的,某种角度讲每一件艺术品它都是唯一的。
      
      即便是同一个艺术家相同尺寸、相同题材的作品,价格也有可能是不一样。当时画的时候心情怎么样?这幅画好不好?也都有可能造成它的价格不同。甚至这幅作品有没有被反复的著录都会造成它价格的不同,所以不能一概而论,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也是艺术品门槛比较高,专业性要求比较高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郑舒雯:现在的艺术品市场的监督力度,达到了市场发展的要求了吗?
      
      董艺:监管还是很薄弱的,艺术品的很多环节诸如确真、保险、储存、保管、信息的披露等环节还缺少很多规则。相对于其它行业来说,艺术品的监管比较少。文物有文物局监管,但对大量的其它艺术品的监管,像评估、保险等很重要的环节都还很薄弱。这是中国在未来几年急需改善的地方。
      
      郑舒雯:现在缺少的监管制度,或者说缺少的市场规则。对于拍卖行,艺术投资公司,政府社会,该怎样应对?
      
      董艺:一个规则的出台,无外乎两种力量,一种是靠政府的力量,比如说文化部、相应的监管部门主动的根据市场发展需要,做市场的规则的制定是一类。还有一类是行业的自律,目前机构投资者和拍卖行也越来越多,随着这种机构的增多,大家靠自律制定行业的自身的统一的标准,互相遵照来执行也是可以的。
      
      至于在目前现有的环境下,怎么能让一个投资机构在现有的法律和金融环境的框架内满足市场的需要,每一家机构都有不同的办法。就“德美艺嘉”而言,还是有些规则,比如说保险。现在中国的保险公司还在积极的探讨,也跟我们有过接触。为什么保险公司不给上保险,这其实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它是个系统。没有评估,没有确真,没有确权,保险公司怎么上保险?所以需要有确真、确权、评估这一套系统,还有专门保管艺术品的保管库,保险是在一个特殊的环境下保的,一件艺术品挂在墙上和放在一个专业的艺术品的保管库,保险的费率是完全不一样的。
      
      所以要把艺术品这个行业放在一个整体的环境,一个系统工程中,不能仅仅就保险本身说保险公司做的不够。我们现在的保险是跟境外的保险公司进行合作,它对我们是有要求的,比如投保的艺术品,一定要放在符合海外保险机构保险条件的专业艺术品的保管库里去。中国很多藏家都不具备这个保险的能力,尤其在市场不规范、假东西多、整个的市场的信誉体系还没有建立起来的情况下,配套系统的建立还是需要花很大的精力和时间的。
      
      郑舒雯:您刚才提到市场不规范问题,在很多人看来,市场不规范的一部分原因是现在的艺术品投资跟风,对于跟风问题,您怎么看?或者说您觉得应该怎么去阻止这种跟风?
      
      董艺:从逻辑上讲市场不规范和艺术品投资跟风没有必然的关系,大量的资金涌入到艺术品市场,实际上取决于整个投资市场的情况。投资市场又取决于货币政策。当我们的货币很多的时候,“钱”就要找出路。当老百姓手里有太多钱的时候,一方面要满足其最低的消费需要,同时也要满足他的投资需求。当满足投资需求的时候,他的投资渠道有哪些?投资股票吗?但是股票的门槛跟艺术品的门槛是一样的,很多的百姓能看明白金银币,但并不知道怎么买股票。
      
      从这点来说一样盲目,一样跟风。当老百姓纷纷把钱用来买股票时,造成股票市场的剧烈波动,所以过去20年中国的证券市场的发展过程当中也经历过以散户为主的一段时间。中国的证券市场靠基金的发展,用基金把百姓对证券市场的投资吸引到专业的机构投资者手里,由他们专业的进行管理。因为证券市场有了大量的专业化的基金管理公司,百姓才变得不那么盲目。但是这种股票的投资基金只能吸引投资者的一部分的资金。接下来是房地产。但是现在对房地产的整顿把这一部分的投资需求给遏制住了。从这点来讲,不叫盲目的跟风,它得找出路。找出路的结果,就是部分资金流到艺术品市场。所以不是要制止跟风,这是制止不住的,资金像水一样,只能是疏导,怎么疏导呢?就要把这一部分老百姓切实的对艺术品投资的需求,转化成理性的规范的有规则的投资者,由专业的投资者帮助老百姓完成这个工作是我们要做的。
      
      郑舒雯:同样都是一种投资方式,与股票和房地产相比,艺术品投资的优势或者是特点在哪里。
      
      董艺:应该说是一种特点,当然也可以说成某种优势。实际上研究发现,纵观艺术品投资行业或者说中国艺术品市场过去20年的走势,只要买到了真的东西,回报还是好的。这就是艺术品的特性,它是一个实物型基金,它和企业的股票不一样,股票是一个无纸化的凭证,所承担的风险是企业经营风险。当你投企业的时候,你面临的是企业经营,整个经济环境的风险,而影响企业经营的因素很多,团队、战略、产品、研发等一系列因素都要考虑。
      
      影响艺术品投资的因素也是有规律可寻的:确实在艺术史上是有盖棺定论的。比如说齐白石,20年前能买的起齐白石的人还是多的,可今天能买的起齐白石的人就太少了。
      
      从这个角度来讲,说明齐白石的投资回报要远远高过人均的国民经济的增长,这就是艺术品特别好的特性,因为艺术品从某种角度来讲它体现了一种稀缺性、不能再生性和唯一性。然后在长年的收藏保管中,艺术品是有耗损的。而企业不同,企业的股票总是越发越多,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艺术品的特点表现为它的稀缺性。它的特性也表现在它的风险上,需要有更专业的判断。比如学过美术史才知道齐白石,比如如果投当代艺术时,对还没有盖棺定论的艺术品,特别需要判断能力,判断出它在未来中国的艺术史上所能取得的地位、成就,而要做出这种判断又需要有更高的专业知识。但总的来说艺术品的回报还是好的,超过股市的回报。
      
      以房地产的角度来讲,中国的房地产只有使用年限,只有使用价值,所以理论上讲房地产是没有投资价值的,买房子更多的是搏短期的稀缺,是由于供需之间的矛盾决定的。可艺术品不是,你是拥有它真正的所有权,可以一代代传下去。所以艺术品的投资属性还是非常好的。
      
      郑舒雯:以前看过一句话:“在经济危机的时候只有真的艺术品是可以保值的”,您怎么看这句话?
      
      董艺:这是不准确的。艺术品的市场,不是一条直线只涨不跌的。艺术品和我们的宏观经济是有关联性的。艺术品是相对比较高端的投资产品,没有一个投资者把艺术品作为主流的配比品种,职业收藏家另当别论。艺术品刚才说到的一个特性,艺术品的流动性比较差。
      
      无数的历史告诉我们,艺术品和经济是有相关性的,它并非独立于其它投资品种,只要有投资属性,一定与经济相关。比如大宗商品,铜、黄金、房地产也是一样,在这个世界上找不到一个品种只涨不跌,一定还是波动的。但是我们长期来看趋势,艺术品是一直在往上涨的。
      
      郑舒雯:在艺术品投资当中需要注意哪些因素呢?
      
      董艺:投资的因素看对谁而言。对个人投资者来谈这个问题,我的建议是,首先要变专业,艺术的门槛很高,既不能迷信任何一家拍卖公司,也不能迷信任何一家鉴定机构,一定要用专业的学习的态度,来不断的积累自己的经验,不断的看,不断的学习,形成自己的判断能力,这是一个日积月累的过程。
      
      如果做不到使自己变得更专业,我建议找专业的机构去做,就像买股票把你的钱交给基金一样,基金有好的有不好的,但它相对个人来说更专业一些,因为机构可以找专业的人组成专家团队,制定一整套评估的体系,保管的体系,决策的体系来保障它的决策,相对来说是科学而系统的。个人如果以投资为目的,就最好找专业的机构。如果是以收藏、培养个人爱好为目的,不妨多看展览,多看书,逐步积累,不必一开始就投资高端的艺术品,因为这个风险是挺难控的。
      
      郑舒雯:就艺术机构来说,关于这段时间比较热的“文交所”您怎么看?
      
      董艺:“文交所”是非常好的或者从未来来看是一种发展方向,比如企业,如果没有证券交易所,企业能不能发展?当然还会发展,但是有了证券交易所,中国企业的发展速度更快了。同时,证券市场实现了投资者资源的有效配制。当某一行业不被看好的时候,企业很难再从市场上进行融资,而有的新兴的行业,比如说新能源、环保的行业,在市场上很快的就融来大量的资金,所以证券市场调整的速度非常快,有利于一个企业的健康发展。
      
      文化产权交易所未来也应该是这种功能的。现在的交易所存在着一些问题,如缺乏统一规则、缺乏监管等。交易所建立的是第三方平台,必须是独立的,是要公开、公平、公正的去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的一个平台,现在的一些交易所,由于他们的股东很多都是一些企业,企业有很强的利益驱动,所以使交易所在运营时忽视了风险的管控和对中小投资者的保护。这些事情的出现,需要成立一个对文化产权交易所监管的协调机构,或者是一些急需要制定的监管规则,包括交易的品种。
      
      交易所的出现是中国的一个创新,国外没有。但是这种创新非常有意义,国外的商业环境,文化环境和中国不一样,我们的“文交所”也要有创新的东西,而要做好这件事情,还需要对文化艺术品行业有资深的了解,具备金融背景。文化产权是一个类金融化的东西,需要一个很好的嫁接。
      
      郑舒雯:针对“文交所”出现的一系列问题,现在社会上呼唤要“艺术品投资透明化”。您对“艺术品投资透明化”的看法如何?
      
      董艺:这个不能用一个“透明化”来说。第一,透明化从某种角度来讲相当于信息披露,但是即便像证券市场如此的公开、透明的市场,对信息披露也是有界定的。现在大家讨论还有些泛泛,但是至少有些方面是一定要透明的,比如说我们的真实的交易记录。有些做的是虚假记录,好比证券市场上做内幕交易,倒仓。目的是诱使投资者去做错误的判断,带有巨大的商业利益。同样,由于造成了虚假的成交,使得投资者对这个艺术家,或者这个艺术家的作品,产生了错误的判断,从而让投资者做出的错误的投资。在证券市场上操纵市场罪,是违法的甚至是触犯刑法的,但是在艺术品市场上还没有。
      
      郑舒雯:还是缺少规则。
      
      董艺:成交之后艺术品的购买人可以不披露,这是保护,出于这种目的所以它不披露。但是这笔交易是否真的达成了,是必须要透明的。
      
      再有作品的“确真”,通过什么进行“确真”,这个过程也应该是透明的。如何让投资者对一个市场有信心,这种信心首先是基于投资者买的是真东西,如果我们有太多的假东西,会使得真正热爱艺术品的人也对市场望而却步。“确真”的过程也应该是透明的。
      
      郑舒雯:现在艺术品市场在不断的发展,您觉得这种发展对于画家、画廊、拍卖行这些艺术生产的参与者会产生什么影响?
      
      董艺:第一,他们都扮演着各自的角色,谁也替代不了谁。第二,整个市场繁荣,必将带来这个市场环节当中的每一组成部分的繁荣。比如说证券市场的发展,带动整个律师行业、会计师、评估机构,很多的咨询机构前所未有的繁荣。当一个市场好了,这个链条上的其它机构都会好。在这个大环境下,画廊、拍卖行以什么样的方式去更好实现自己的商业模式盈利,这是需要它们去思考的。专业的机构投资者和艺术品的基金是促进整个行业繁荣的一个很重要的力量。
      
      郑舒雯:在艺术品投资中,收藏家如何准确的判断藏品?
      
      董艺:艺术品很个性化,没有一个恒定的标准。比如说梵高,过了100年人们才发现他的价值。艺术品未必会像一个企业一样那么短期的就能看到这个艺术家或者艺术作品的价值。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对一件艺术品的衡量,没有一个唯一的标准,这也是艺术品的特性。
      
      正因为有这个特性,所以艺术品不需要定一个统一标准。但是艺术品的基金某种角度来讲是以投资为目的的,对艺术品未来的投资属性,它的市场表现需要有一个判断,那考验的是我们的基金经理。一个机构是和它每一期基金的投资策略联系在一起的。投资者是根据他个人的偏好,去选择不同艺术品的投资基金,所以艺术基金的种类也会非常多,对应投资策略也不一样,投资者要根据自身的情况进行选择。

     

                                                                        


      董艺:
      
      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系经济学学士,长江商务学院EMBA工商管理硕士。12年证券从业经历,曾任中投证券投资银行部执行总经理、北京红土鑫洲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企业)普通合伙人。具有丰富的资本市场运作经验,熟悉基金管理和运作,目前担任北京德美艺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

上一篇:黄文叡:市场需要百家齐放
下一篇:访法国艺术策展人、收藏家悠悠·玛格
Copyright 2012-2015 CL2000.com. Version:2.0.1 版权所有:北京迅游达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京ICP证01028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1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