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服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展讯
当前位置 : 首页 > 展讯 > 处处妙吉祥——文备现代彩墨艺术作品展

    处处妙吉祥——文备现代彩墨艺术作品展

  • 2015-02-07 01:16:00  来源 :  

      由南京清艺堂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主办的“处处妙吉祥——文备现代彩墨艺术作品展”将于2015年2月7日上午10点在南京金陵美术馆画廊隆重开幕!此次展览共展出文备先生自2000年以来创作的现代彩墨艺术作品40余件。



    大海潮生时,惊涛来似雪


    江南春雪


    篱边春信至,簇簇向暖开


      参展艺术家:文备
      主办单位:南京清艺堂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
      开幕时间:2015年2月7日10:00
      展览时间:2015年2月7日至2月14日
      展览地点:南京市秦淮区剪子巷50号金陵美术馆画廊
      联系电话:15261889021


      展览前言:

    文备的彩墨艺术

    文/傅京生


      看文备近期的彩墨艺术,令人恍如进入先秦《诗经》所表现的诸多的远古意境,那意境有的犹如一方静谧的天地,没有杂质,清净而纯洁,有的却又热烈奔放,犹如史前人类面对文明初露曙光所具有的新奇与振奋。

      先秦《诗经》表现的人类蒙昧期的文明,在嗣后的漫长的历史时期,虽然曾以文明的形式仍然顽强地闪烁在诸如唐诗宋词等诸多艺术形式之中,但人类最基本的对生命活力的追求与最基本的具有审美性质的心理感觉,进入文明期以后,一方面是进步了,另一方面也被历史化乃至被文化异化,在这个意义上,人类蒙昧期的远古文明如果以一系列符号定义,那么,这一系列远古文明符号如何在涅槃中再生,就应当是人类进入工业社会乃至后工业化社会的艺术美学必须追问的题中之义了。

      看文备近期的彩墨艺术,我们感到他已经找到一种有效的艺术语言形式,游刃有余地使远古的文明符号与工业社会乃至后工业化社会人们对艺术美学的追求结合,并合和得天衣无缝了。

      众所周知,文明期以后,作为符号形态的先秦《诗经》中的诸多远古意境,曾被赋予了新的文化内涵并被改造为一种新的艺术语言形式。于是,在原则上,先秦《诗经》中的远古意境即已被历史的尘埃封存,而其作为文化符号的内在意象也即随之被历史遮蔽,于是,支撑原先文化符号意指关系的理据就会发生本质的变化,而一旦支撑原先意指关系的理据发生本质变化,其文化符号的意义也会随之发生变化,这是我们为什么在先秦以后的中国视觉艺术中难见史前人类面对文明初露曙光时所具有的新奇与振奋的基本原因。

      一般而言,在视觉艺术形式语言的变化中,由于引入了新的文化观念,或者以不同于以往的视觉语言形式的用法来应用原有的视觉语言符号,其原有的视觉形式语言的意义就会随之发生本质变化,故尔,随着人类文明的不断变化,某一固有符号对象会变得无足轻重或退出历史舞台,于是,当人们不再谈论它时,它存在的意义也就无法再继续下去,历史上有许多消逝的文明,就是这样消失的。不过,我们也不必为此灰心,因为这种无法再继续下去了的符号,却有可能在某种新条件下获得再生。

      在我们看来,文备近期的彩墨艺术,正是他利用了现代视觉艺术的形式语言,并将其注入到上述被历史尘封的史前文化符号之中,才使他的现代彩墨艺术具有了令人耳目一新的美感,具有了现代美学品格。

      文备近期令人耳目一新的彩墨艺术的美感理据来源,主要表现在如下两个方面:

      (1)在文备近期的彩墨艺术中,其艺术图像构成元素的基本图符,实际上都是可以被重新赋义的符号,这些符号不仅在一般意义上超越了源自具有史前历史属性的视觉符号的原有本义,而且还接活在现代文化土壤。

      (2)符号的象征所指的新颖也使得文备近期的彩墨艺术呈现出了崭新变化。文备近期的彩墨艺术的这种变化说明,符号象征模型一旦发生变化,视觉艺术形式语言的形态及审美内涵也会发生一定的变化,相应地,其视觉艺术语言符号的意义就会发生质的变化。

      总之,文备作画,如龙行空,虎踞岩;如鱼潜渊,鹤翔空。其草木花卉,溪壑风物,自生变动。他的画,并不光怪百出,也不奇诡陆离,他只是“丘壑求天地所有,笔默求天地所无”,非有意开人间蹊径,但却能筚路蓝缕,拓辟出视觉世界的崭新的大块文章,这实在是可喜、可贺的。

      文备是我的老朋友,他是一个优秀的书法家、画家,有极高的文化修养,在古风书法、现代书法,在写实绘画、抽象表现绘画诸多方面,他都是高手,此外,他还是一个修养高深的修禅者,他稳重、踏实、内秀,时常能作出一默如雷般的声响,他曾组织和策划几次高水平的大型的艺术活动,在书画界是有口皆碑的,在他即将再一次出版作品专集的时候,衷心的祝贺他在艺术上取得的成就,并以此分享他成功的愉悦。


      2004年4月于北京东华门旧居

      注:
      1、本文是作者为澳门文星出版社2003年出版的《文备现代彩墨菡萏修竹集》一书所作的序。
      2、作者傅京生,1949年出生,北京人,著名美术评论家、中国现代书法艺术学会学术委员会主任、北京美术教育研究中心研究员

上一篇:“回眸·生趣”当代艺术家联展
下一篇:“格物有知”07当代风景油画邀请展
Copyright 2012-2015 CL2000.com. Version:2.0.1 版权所有:北京迅游达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京ICP证01028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1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