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服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动画
当前位置 : 首页 > 动画 > 《大圣归来》为何成黑马

    《大圣归来》为何成黑马

  • 2015-07-15 07:11:00  来源 :今晚报  


      一部国产动画电影只有10%的排映率,上映三天却票房过亿——

      最近几天,一部国产动画电影成为大家热议的话题。《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以下简称《大圣归来》)凭借10%左右的排映率,上映三天就收获了过亿的票房成绩,堪称黑马。难能可贵的是,在国产动画片普遍被评“低幼”的情况下,不少动漫迷给出了“接轨国际水准”的高评价。许多动漫迷更自发地在网络上为国产3D动画电影摇旗呐喊。这部动画电影从筹备到上映历时八年,中间发生了怎样的故事,到底是什么成就了《大圣归来》?昨天下午,《大圣归来》的导演田晓鹏和联合制片人兼执行导演郭磊接受本报记者采访,讲述《西游记之大圣归来》背后的故事。

      良心之作八年磨一剑

      记者:《西游记之大圣归来》耗时八年,终成正果,这其中有怎样的故事?

      田晓鹏:这八年时间是对作品的打磨,也是对自己的打磨。这个过程多亏了郭磊的帮忙,开始他是以执行导演的角色进入项目的,但实际上他担当的任务已经超出了一个普通执行导演的工作范畴,所以出品人在最后的成片上,给了他一个联合制片人的定位,可谓实至名归。

      郭磊:进入项目之前,了解到田导做这个项目已经做了7年,基本上都是一个人在扛。在我内心深处,一直有一个动画梦。我在这个领域已经摸爬滚打了15年。作为两个混迹动画圈多年的一线工作者,我们都希望尽最大努力把这部电影打造成一部良心之作。

      记者:在这八年时间里,两位遇到了哪些具体的困难?

      田晓鹏:创作上的问题就不多说了。郭磊进入的时候已经临近项目尾声,但也是整个项目比较困难的时期。主要是前期由于创作上几易其稿,加之动画电影制作要依靠庞大团队的协调作战,不同的伙伴在艺术追求和制作习惯上难免有差异,这导致部分素材的美术风格和技术指标不统一,这种问题在长篇动画电影的创作中比较常见,也比较难解决。

      郭磊:确实如此,所以我作为执行导演,将工作重心放在管控多方的技术、艺术的标准,这很有挑战。最终能不辱使命,我自己也很欣慰。

      坚持“东方美学”主导

      记者:这次从反馈上看,观众们对《大圣归来》的特效和画质都给予了很大的肯定,二位能谈谈这方面的经验吗?

      田晓鹏:为了更加真实,文戏我们用了实拍电影中常用的“跟拍”方式;武戏则选择实拍摄影中的“手持摄像机”方式。这样做是为了追求更生动、微妙的画面效果,真实的摄影机会弥补动画的不足:因为东方人的表情、动作、心理活动都比较微妙,动作幅度很小,表演上不应该像西方人那么夸张,如果镜头再不动的话,第一那些微妙的东西很难传达;第二画面会很呆板。

      我们不但用了实拍的摄影机,还刻意模拟摄影师因呼吸造成的微微“不稳定感”,使它更接近写实镜头。而且为了实现最从容、充分的场面调度,全部宏大的场景都要精细搭建,这样才能给人物最真实、最大的生存空间和表演场地,同时每一场戏都要像实拍一样,有完善、精确的站位、走位图。

      记者:作为一部尽人皆知的故事影片,在画风上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坚持和创新?

      田晓鹏:除了运用实拍电影镜头以外,我们也在尝试“失真”,因为东方的美往往是夸张的、抽象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抽象”可能更接近我们的想象,比如营造“长安城”,需要有层层叠叠的房子,那个是作假的,有点类似国画的透视。

      郭磊:作为执行导演,我在执行上主要遵循“以景写情,用画面烘托气氛和情绪”的方式,力图用画面讲故事。

      比如,其中有一场戏,悟空受到打击,情绪低迷,后来在回忆中又振作起来。这是一个小的反转。最初工作人员做了一个夕阳的画面,虽然人物的动作、表情、场景色彩都对了,画面也很唯美,但是气氛渲染不太够,画面没有表达出悟空内心的情绪。我们后来对它进行了优化:像闷热夏日里午后的一场对流雨,用乌云和雨景,烘托出悟空内心的失落,当他开始振作的时候,乌云慢慢散去,天空中拨云见日,表现他的豁然开朗。

      合家欢不等同“低幼”

      记者:《大圣归来》还有一个属性是“合家欢”电影。在很多人眼里,“合家欢动画片”等同于“低幼”的概念。二位怎么看?

      田晓鹏:“合家欢”不应该只是一句商业宣传的口号,中国动漫电影需要有电影产品本身的娱乐属性,更要有东方文化自己的态度和价值观,动画电影不是“低幼”的代名词,尤其我们的故事内核是《西游记》,可以欢乐,但不能戏说。影片所体现的“呼唤爱和勇敢”、“传达东方侠义精神”都非常重要,这才是合家欢的基础。

      郭磊:很多国产动画电影,最初的受众定位是低幼群体,却要借用合家欢来宣传。然后放映现场就出现了这样的场景,孩子看得挺开心、挺热闹,大人就会觉得各种煎熬,强忍着看完,就像是完成任务一样。票房虽然上去了,但是口碑并不好。而真正合家欢动画电影的核心是“大手拉小手”,故事本身的定位就是全年龄段的,有家庭剧式的角色对应。抛开西游这个题材,《大圣归来》的合家欢定位是相当准确的。孩子可以从中看到自己喜爱的人物和精彩的画面,大人则可以找到自己成长中的共鸣。

      用动画电影讲中国故事

      记者:如今《大圣归来》在市场上很成功,二位有没有什么要总结和分享给其他动画人的经验?

      田晓鹏:这是一部典型的“集体作品”,它的所有亮点和不足都忠实地映射了当下的中国动漫产业水准,而它最大的意义就是“探索”——中国故事怎么讲?东方动漫如何建立自己的思想和艺术体系?这都是我们要进一步探讨的事。

      郭磊:从商业角度来看,当前的动画电影项目,首先要树立国际标准化的项目管理理念。在国内影片的项目管理过程中,团队之间的沟通和协调非常重要,每个环节都要考虑到其他环节的衔接。拿动画电影来说,错误的制作流程,大多是一个“正金字塔”。常常是最开始的初稿画得非常好,但后续的工作人员因为各种原因对导演的意图理解不到位,导致每进行一步都是在“减分”,片子到最后就变成了一个烂片。而正确的电影流程,应该是一个“倒金字塔”。最初的草图可以是非常轮廓化的,之后的每一个环节都是在添加、修正和升华。

上一篇:PRADA与6位艺术家跨界合作,用画笔演绎太阳镜的魅力
下一篇:Coldplay-Strawberry Swing
Copyright 2012-2015 CL2000.com. Version:2.0.1 版权所有:北京迅游达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京ICP证01028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121号